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 > 正文

嫩 潮 调教 刺激 哭喊_宝贝别流出来堵住

2019-09-03 14:33作者:admin

芳婶儿,我说的是实话,你是美丽而有能力的,谁也不喜欢它。“

秦小山看着唐芳那肥臀不息吞咽着口水,心里幻想着假如可以或许快活一下,肯定会爽到天上去。

宝叔叔的运气真好!

这一次,他自夸了,他唐芳的微笑的花朵颤动了。

小姨已经守寡七八年了,虽然没有夫妻生活的七八年对于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秦小山无法得知.

但是他知道,唐芳那个骚婆娘只是因为老公不行,就已经主动勾搭自己,那如果是七八年的话……

秦小山不敢细想,他知道这肯定是一种常人难以忍受的折磨。

小姨都是为了我才守寡,我却在这里偷看她的贴身小裤,我真不是个人!

心里带着对小姨的愧疚,秦小山轻轻放下贴身的衣裤,然后打了井水直接在门口光着身子洗澡。

虽然井水很凉,但是却浇不灭秦小山心里的燥热。

他在想,小姨也是女人,有那方面的需要是很正常的,如果一直憋着,恐怕时间一长,会憋出病来。

给她找个男人?

不行!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被秦小山给否定了,他容不得小姨身边有别的男人。

一顿胡思乱想之后,秦小山转过身来,准备擦干身上的水珠时,忽然就听见砰地一声,他连忙抬头一看。

皎洁的月光下,右边的窗户忽然动了一下,然后关的严严实实。

很明显,刚才这扇窗户应该是开着的,而在这个房间可是小姨的。

难道说,小姨刚刚在偷看我?

就在秦小山心生怀疑的时候,陈凤玉伸手捂着上下剧烈起伏的胸口,她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变得平静,刚刚秦小山转过身来,那家伙大的出奇,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小山以前都很小,怎么突然一下子就变得这么大了?

陈凤玉心中惊诧万分,她很快就联想到了之前唐芳说秦小山来看病的事情。

“难道说,小山生病了这才变成这样的?”

陈凤玉拿捏不准,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她为自己刚刚偷看小山洗澡的画面而十分的内疚。

但是,这也不能怪她啊。

守身如玉整整八年,那个女人能做到,她已经很压抑自己了,在外面几乎不跟村里的男人多聊,她只想在小山的面前保持一个好女人的形象。

可是,自己也是女人啊,自己也是有血有肉的,也有需要。

为了保持这种好形象,她都是等秦小山出去之后,自己在家里用手宽慰一下自己愈发疯狂的念头。

文学

“小山,你不要怪小姨,小姨也是正常女人,也需要男人的安慰……”陈凤玉喃喃自语,仿佛在为刚刚自己的羞耻行为,做一点点的解释。

只不过陈凤玉不知道,此时一门之隔的那边,秦小山正站在门口,手一直保持着敲门的姿势。

“小姨,你辛苦了……”

秦小山鼻子一酸,刚刚嫂子那一句话,长点让他冲进去紧紧的抱住小姨,他想要好好的安慰一下她。

但是最终他放弃了,因为他知道小姨是个要面子的人,如果现在冲进去,不就摆明了告诉小姨自己已经知道她偷看自己吗?

缓缓摇了摇头,秦小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小姨,我一定要让你过上好日子,一定!”

这一夜,秦小山感觉自己是时候把家里的担子挑起来了,他已经是一个男人了。

东方刚刚泛起鱼白的时候,秦小山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小姨的房间,发现灯还没亮,于是就先去煮了稀饭,然后提了一个麻袋往瓜田里跑。

清晨的露水打湿了秦小山的裤脚,他精神抖擞的在瓜田里挑熟透的西瓜,这一点农村长大的孩子都懂,只要用手拍一拍,听声音以及看瓜藤的颜色就能知道熟没熟。

很快,秦小山就挑好了一麻袋的西瓜,足足有一百多斤重。

只不过在挑瓜的过程中,他在想一个问题,就是昨个傍晚村主任许淑英在自己家瓜田里干嘛?

能够确定的是,许淑英不可能偷自己家的西瓜,既然不偷西瓜的话,那在田里干嘛?

秦小山想半天都没有想明白,不过一个新问题摆在了他的面前,那就是这一麻袋的西瓜,他根本就扛不动。

“算了,先去曹嫂子家借她的三轮车,然后再拖过去。”

打定主意,秦小山把一麻袋西瓜藏好,然后就往曹薇家里跑。

曹薇家在村中央,此时村上的人大都没有起来,秦小山一路小跑到曹薇家门口。

因为要开门做生意,所以曹薇家并没有院子,她家有一个红墙黑瓦的大房子,是用来住人的,还有一个铁皮小房子就是村里的小卖部。

秦小山一看曹薇家大门紧锁,小铁皮房子也是没开门,立马明白曹薇应该没有起床,于是就准备张开嘴巴喊一嗓子。

但是这一嗓子还没喊出来,秦小山的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微弱的声音。

“这是?”

秦小山皱了皱眉,努力辨别着声音的方向,然后一点点的靠近。

“好像是曹嫂子家里的声音,听这声音……”

秦小山把耳朵贴在红砖墙上,这才勉强听到房间里传出来那种似乎很难受的声音,像是一个女人在小声的哼唧一样。

“这声音听起来这么痛苦,难不成是曹嫂子生病了?”

一想到这里,秦小山立马去敲门。

但是这门敲了根本就没人回应,秦小山当即意识到,恐怕曹薇病得很重,连起来开门的力气都没有了。

想到这里,秦小山鼓足了力气,一脚踹开了本来就不结实的木头门。

曹薇家里他来过,他很快就冲进了卧室里。

“曹嫂子,你这是?”

冲进卧室看到眼前的一幕,秦小山彻底傻了眼。

只见,曹薇穿着一件白色的几乎半透明的纱质睡裙,她俏脸通红,最关键的是曹薇的右手正握着一只削了皮的黄瓜。

黄瓜上面,泛着光泽。

“额……,是这样的,嫂子早上起来饿,就削了一根黄瓜准备当早饭。”

曹薇虽然极力想要自己镇定,但是眼中慌乱的神色依旧逃不出秦小山的眼睛。

他娘的,小爷好歹也是考上大学的人,把黄瓜削的这么干净,肯定是用来倒腾更自己的,还说是早饭,糊弄鬼呢?

心里这么想,秦小山忽然嘿嘿一笑,心生一计。

“那,曹嫂子,你赶紧把这早饭给吃了吧……”

曹薇一听,心里不由的一阵埋怨,这傻小子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不会被他看出来了,故意要让我难堪吧?

“那啥,小山,你这么大早就来找嫂子到底有啥事?”曹薇连忙转移话题,这黄瓜她可下不了口。

“没啥事,等嫂子你吃完早饭咱们再说,不急在这一会儿的。”秦小山嘿嘿一笑,一想到曹薇把这东西吃了,他立马就有了反应。

“呀!那啥,嫂子现在突然不饿了,有啥事你赶紧说吧。”

曹薇自然不可能去吃这根黄瓜,索性就直接往边上一丢,转头过来无意间就撇到了秦小山已经鼓成小山包的那地儿。

看到这样的规模,曹薇的眼神一下子就火热起来,她是个一直很守妇道的寡妇,虽然嘴上经常说些荤段子,但是心里面却很传统。

要不然凭她的长相和身材,想要男人那还不简单。

刚刚曹薇用黄瓜快要去了的时候,就被秦小山这家伙闯了进来,弄得她这颗芳心上下都不是,难受极了。

不过盯着秦小山的那地儿看了小半天,曹薇顿时就吃吃的笑了,“小山,你大清早往那里揣根黄瓜干什么,嫂子跟你说,你那东西就只能长那么大了。”

说着,曹薇还用手比划了一下。

秦小山一低头,发现自己那地儿鼓起了一个小山包,他有些尴尬的用手捂住,不过对于曹薇的话却颇有些不满,“曹嫂子,你咋知道我不能二次发育呢?”

“得了吧,小山你啥想法嫂子心里清楚,别鼓捣你嫂子我了,到底啥事你赶紧跟我说吧。”曹薇微微一笑,她自然不相信秦小山还有什么二次发育一说。

他娘的,曹薇你给我等着,等会儿小爷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非要哭着求我!

心里发了狠,秦小山这才稍微舒服一些,于是就把来借三轮车拖西瓜的事情说了出来。

“成,我这就去骑车,等会儿你在后面帮我推着就行。”曹薇也很爽快,当即就去骑三轮车了。

两人很快就到了瓜田里,秦小山和曹薇合力将一麻袋西瓜抱上三轮车。

在这个过程里,曹薇领口里的景色,看的秦小山眼睛都挪不开了。

秦小山咽了咽口水,他娘的,曹嫂子这两团是真的大,就是不知道摸起来感觉跟芳婶儿谁的更好一点。

“小山,前面是个上坡,你帮我在后面推一下,要不然嫂子骑不动。”

“好勒!”

秦小山把手搭在三轮车的后板上,一抬头他就看见曹薇嫂子的美臀。

曹薇穿了一件白色短袖搭上一条牛仔紧身裤,但是偏偏她后面实在是太过饱满浑圆了,牛仔裤被绷得紧紧的,甚至可以看到那地儿。

“小山,快推呀!”

曹薇在前面喊了一嗓子,秦小山这才回过神来,于是就用力往前推,但是两只眼睛还是紧紧的盯着曹薇的那地儿。

他娘的,要是能来一次该多好!

秦小山再度咽了咽口水,盯着那眼前牛仔裤变化的形状,当即浑身有燥热起来。

“别推了!下坡啦!”曹薇突然大喊一声。

突然的下坡,让秦小山根本反应不过来,他只好双脚一瞪直接跳上三轮车,但是因为没有掌握好力度,太过用力,直接跳到前面去了。

没有办法,慌乱之中秦小山只有一把抱住曹薇的身子,这才没有甩到地上去。

“小山,你,你手放哪呢?”感觉上身一紧,曹薇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自从守寡了以后,这个部位就从来没有让别的男人碰过,她也从来不允许别的男人碰。

“曹嫂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刚刚……”

秦小山一边解释,心里一边暗爽,这手感绝对比唐芳的要柔软多了,简直就是极品中的极品。

“好了,别说了,你下车吧,嫂子要去镇上了,今天晚上可能不回来,明天早上你到我家来,我给把卖西瓜的钱给你。”

“曹嫂子,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去镇上?”

秦小山此时浑身都被点燃了,自然是想跟着曹薇一起去镇上,指不定在路上还能发生点什么呢。

但是曹薇的态度很坚决,就是不带秦小山去,后者也没啥办法。

回到家之后,小姨陈凤玉这时候正站在门口喝稀饭,一见秦小山回来了,立马招呼他一起吃稀饭。

“小山啊,西瓜送给你曹嫂子了吗?”

“嗯,都弄好了。”秦小山一边喝稀饭一边应道。

“对了,这是十块钱,回头你给唐医生送去。”

文学

陈凤玉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布包来,如果裹着什么宝贝一样,里三层外三层的裹着,打开之后,露出一小叠摺的整整齐齐的钱,从中抽出一张递到了秦小山的手里。

这一幕,看的秦小山鼻子一酸。

“小姨,我以后一定会赚大钱,出人头地,让你过上好日子。”秦小山攥紧了拳头,眼神坚定无比。

“我家小山能考上大学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不用你多有出息,平平安安就好。”陈凤玉眼神宠溺的摸了摸秦小山的头。

“对了,小姨,我记得芳婶儿说的是让我晚上再去,现在去的话……”

“小山,你不懂,咱们欠人家钱,早点去岂不是更好?而且,她还要给你复查……”说到这里,陈凤玉似乎想到了什么,话锋当即一转,“对了,小山,你还没跟小姨说你到底哪里生病了呢?”

“这……”

秦小山有些不大好意思,索性拿了钱一转头就往村卫生所的方向跑。

此时,正好早上八点多,东山村的村民几乎全在地里忙活,一路上秦小山只见到一条黑公狗骑在一条花母狗的身上卖力的延续后代……

到了卫生所,秦小山发现卫生所大门紧闭,于是干脆就坐在一边等着。

本来村里的卫生所也不忙,唐芳一般来的都很晚,直到等了一个多小时,秦小山这才看见唐芳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短袖衫搭配上一件黑色的短裙,雪白的手臂上挎着一个皮包。

“你小子怎么来了?”

唐芳一看见秦小山,立马加快了速度,小跑着过来了。

看着唐芳因为跑路而上下颠簸的两团,秦小山立马就来了感觉,特别是一想到等一下自己可以折腾芳婶儿的时候,他那地儿顿时有了反应。

“小坏……”话说到一半,唐芳当即四周看了看,发现四下没人之后,这才娇嗔一声,“小坏蛋,不是让你晚上来的吗,怎么现在就来了?”

“芳婶儿,我这不是怕你久等嘛,对了,这是诊金。”秦小山嘿嘿一笑,把十块钱递了过去。

“小坏蛋,你急就你急,还说婶子急,快进来吧。”唐芳吃吃一笑,然后掏出钥匙打开卫生所的大门。

一进门,秦小山是片刻都没有等,直接搂住了唐芳的身子,两只手迫不及待的享受起来。

“唔……”唐芳被秦小山这突然的袭击搞得芳心大乱,但是她还是有些分寸,转身先把大门关上了。

“芳婶儿,你今天准备给我怎么复查?”

秦小山感受着手中异样的柔软,不禁浑身燥热,那地儿渐渐有了起势。

“小坏蛋,婶子今天要给你检查的是,看看你那货子还有没有用,会不会被马蜂蜇坏了……”

唐芳呼吸加重,秦小山的手法很粗鲁,但是让她很受用。

“那,芳婶儿你想用啥东西给我检查呀?”

秦小山嘿嘿一笑,一只手逐渐的下滑。

唐芳一把抓住秦小山的手,然后直接伸进了自己的短裙里。

“小坏蛋,婶子用这个给你检查,好不好呀?”

“哎呀,芳婶儿,好扎手。”秦小山故意逗弄唐芳,“哎呀,芳婶儿,你是不是尿了?”

唐芳被秦小山弄的哭笑不得,转身娇嗔一声,“小坏蛋,没见过你这么调皮的,今天婶子一定要好好帮凤玉好好教训教训你。”

秦小山嘿嘿一笑,浑身气血沸腾,早就有些按耐不住了,于是就抱着唐芳,然后直接扔到了里面的床上。

“芳婶儿,你这么骚,大宝叔知道吗?”秦小山看着躺在床上搔首弄姿的唐芳,顿时感觉有些受不了,他在想张大宝这么大年纪,会被唐芳折腾成什么样。

“你提他干什么,他就算知道了,也会找你的麻烦。”唐芳白了秦小山一眼,随后双手一把勾住秦小山的脖子,“小坏蛋,你今天要是不能把婶子喂饱了,婶子回头就告诉你大宝叔,说你非礼我,哼!”

唐芳娇哼一声,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娇媚的气息,那模样,只要是个男人都想扑上去好好折腾一番。

秦小山也不例外,当即压了上去,伸手就要去脱唐芳的短衫。

不过唐芳比他更猴急,直接把手伸进了秦小山的裤子里,一把就抓住了他。

手中的温度让唐芳脸颊通红,眼神之中春意朦胧动,这种雄壮而富有活力的感觉,她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到了,张大宝那家伙早就被酒色偷空了身子,哪里还能满足她作为女人那最基本的快乐。

“小坏蛋,你躺着,婶子要开始检查了哦。”

秦小山躺在床上,唐芳当即就趴在了他的腿上,十分熟练,而且有条不紊的解开了他的裤子。

看着秦小山的那,唐芳立马就陶醉了,双手不由自主的就伸了过去。

看着唐芳那妩媚万千的模样,秦小山心里别提多自豪了,他甚至从心底里要感谢一下那个蛰自己的大马蜂,也是因为这样,他才‘二次发育’,从此以后做一个有自尊的大男人!

“芳婶儿,我这恢复的咋样?”秦小山故意问道。

“嗯……小坏蛋,你别急,婶子这就给你检查下……”

唐芳轻哼一声,两片脸颊仿佛涂了红粉一样,鲜艳欲滴,她站起身来,然后轻轻褪去自己的贴身小裤,用手撩着裙子缓缓的往下……

入夏的东山村燥热无比,秦小山之前看见的那条黑公狗此时已经躺在树底下吐着长长的舌头,它缓了一阵,看到眼前又走过来一条白色小母狗,当即又爬起身来,鼻子凑到了小母狗的后面使劲的嗅着,然后两条腿一抬,夹住了母狗的背……

卫生所里,唐芳躺在床上只喘粗气,香汗把她的头发打湿,短衫也被撩了上去。

“不行了,小坏蛋,婶子不行了,不能再折腾了……”唐芳使劲最后一丝力气,朝着自己身上的秦小山求饶起来。

“芳婶儿,不是说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吗?”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