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 > 正文

她的紧致敏感让他疯狂|萧云卿宁婉走廊肉肉

2019-08-08 23:57作者:admin

有些迟钝,好半天才抬眼看了看,净瓶不知道怎么滴,突然看上很大,一股子青烟就出来了。

有些熏眼睛,郭禹试着眨了眨眼睛,眼睛都出来了,在眼眶里面转来装去的。

“完了!”

心里突然响起来一个声音,郭禹才想起来,这不是无头鬼吗,正在从净瓶里面出来。

想要伸手去抓净瓶,但是受就是不听使唤,怎么抬也抬不起来,郭禹试着翻身,还是动不了?

净瓶里面的青烟终于没有了,郭禹清楚的看到了净瓶的瓶口,黑黑圆圆的。

净瓶就在自己的眼前,所以才会变的难道大?

郭禹心里也是无奈,难不成自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不行,我还不能死呢!’

郭禹试着用大拇指去掐自己的中指,一般来说中邪了,掐中指是最有效的办法。

郭禹师傅是风水师,难免会碰上这些阴灵什么的,师傅给郭禹说过如果有一天发现自己被阴灵给困住了,就这样做。

但是也要在自己有足够的把握的时候才可以这样做,掐住中指的时候就相当于是掐住了阴灵一般。

如果你没有在一定的时候里面弄到这个阴灵的话,你就会死,反被这个阴灵给吞噬。

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郭禹其实自己也不想的,虽然没有想师傅那样确定自己可以。

当然了想的比做起来玩简单的多了,比如现在,郭禹别说是掐了,连动一个指头都觉得困难。

“万事万物,因果轮回!”不知道是谁再说话,好像不是自己放出来的无头鬼,是什么?

郭禹大脑反应挺难的,等眼睛看到远处一个黄色道袍,一副仙风侠骨的人手里那些浮尘,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

那人拂尘轻轻巧巧的扫了扫,郭禹就感觉自己身上的重量好像减少了几分,脑子也清楚了不少。

手好像也可以动了?

郭禹试了试,果然,立刻就要伸手掐中指。

“年轻人,太鲁莽,太鲁莽。”

人家都已经抓住自己的手了,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郭禹在感叹在心里,主要是反应不过来。

郭禹也想明白了,刚才那个阴灵弄出来的东西,很有可能都是因为吸入了才会导致这样的后果的。

拂尘轻饶,郭禹觉得自己鼻子都有一些毛毛的感觉,还在想这个人到底是谁呢!就感觉眼前一黑。

突然耳边有了声音,眼前这种雾蒙蒙的感觉慢慢的没有了,郭禹才看见,不远处的不就是自己的无头鬼吗?

“郭大师傅果然是了得,这是一百万,等回头我就让人把外面的大红砖给换了。”

“你们做什么,走来点!”

郭禹耳边突然吵吵闹闹的,这些人怎么进就进来了?

“不是,郭师傅,你这手抬起来是几个意思?”

吴杰抹了抹鼻子,指了指郭禹抬起来的手,里面那个小白瓶子怎么就有点面熟呢!

“我去!”

郭禹才反应过来,大叫让开,话音刚落,董峰就大叫一声。

郭禹眼睁睁的看着无头鬼对着董峰一甩手,董峰自然是没有意识,最多只是觉得自己突然被人当头棒喝。

“郭禹……”

郭禹推开在自己身边的林可雅,一下子就撞进吴杰怀里,吴杰的脸一瞬间就红了,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郭禹哪里管得着那边,拿起净瓶就念咒语,无头鬼才化作一缕青烟,又从新回到了净瓶里面了。

“怎么回事儿,是不是鬼还有啊!”

董峰从地上爬起来,躲在郭禹身后,原本就是一米八几的大汉,缩在郭禹的身后有些滑稽。

“我说小师傅,你一定要给我把小区里面的脏东西全部给弄走。”

董峰从怀里掏出一张没有填过的支票,说随便填,不管多少凑可以,一把拍在郭禹的背上。

“你这是做什的?”

郭禹手里面的东西,这下是真的掉在地上了,一下就碎掉了。

青烟再一次出来了,郭禹连忙从帆布口袋里面找东西,董峰被郭禹骂了一句心里不舒服。

“什么玩意儿,真觉得自己是个不得了的玩意儿了?”

“啊!”

是林可雅的尖叫声,郭禹暗骂一声,都怪这个董峰,没事儿动什么动,这下净瓶坏了,里面的东西也就出来了!

其他人都是警方的,团团的围了起来,就只身下董峰和郭禹还站在一边了。

无头鬼脖子上没有脑袋,断口哪里血淋淋的,甚至还有血还在往下面点,一滴一滴的。

董峰觉得自己的心都群在一起了,感觉每每掉一滴血就感觉好像自己的心脏被人捶了一锤。

咽了咽口水,悄悄的站到郭禹的身后,见那个东西伸手过来了。

文学

两只手完全就不像是普通人类的手,这个手比一般人的要大,青筋膨胀,指甲更是夸张。

“小禹……”

郭禹低着头还在腰间的挂包里面找什么东西,就听到林可雅的声音,回头,就被一股力气给推可以吧。

踉踉跄跄的向前垮了一两步的样子,本能的抓住自己身边的东西,终于在几秒之后抓住了什么东西。

却听见身后的人倒吸一口凉气。

抬头一看,眼睛都涨了一下,自己现在居然在无头鬼的怀里面稳稳当当的落人家胸口,身上还蹭到一点点的血液。

“我去。”

一秒郭禹就明白过来了,刚才居然被董峰那个混蛋算计了一把,居然把自己给推了出来。

郭禹一条腿弯曲,向上一抬,正好拐在无头鬼的肚子上面,无头鬼不痛不痒,根本就没有什么变化。

“皮挺厚的。”郭禹不怒反笑,摸了一把无头鬼的身上,笑了笑。

“看来你在我净瓶里面修炼得不错啊!”

郭禹现在后悔了,一直没有来得及找时间把这个东西给送走。

其实郭禹挺舍不得的,要是这个东西送走了,自己手里面就没有这个玩意了,就要去找新的。

虽然这个丑了一点,但是陪自己的时间该是挺长的,才一段时间没有注意,居然已经修炼到那么高了。

无头鬼双手一收,郭禹感觉自己的胳膊都在要断掉了,林可雅更是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

要不是吴杰和王珂拼命的拉住她,怕她现在要掏出腰间的配枪了。

“不要过来。”

郭禹只是手臂上方,特别肩膀的地方,被捏得很痛,左手尤其严重,好在还可以使用?

还好出门的时候偷偷的在师傅哪里拿了这个东西,不然现在净瓶坏了都没有办法了!

手好久终于摸到了一个丝织品一样的东西,左手的痛感变得明显起来了,眉头紧锁。

“好家伙,看来得尽快送走了。”

郭禹说了一句,正好这个太丑了,来到了大都市,当然要弄一个漂亮的东西了。

“小禹,你还好吧?”

丝织品的布袋子掉在地上,无头鬼也消失了,林可雅也终于挣脱了王珂的手。

“还好!”郭禹动了动胳膊。

“郭师傅,我就知道你肯定可以制服那个东西的。”

董峰尴尬的笑了笑,把刚才掉在地上的支票捡起来,说还是像刚才说的,随便郭禹填。

郭禹接过支票看了看,有些讽刺,虽然说了,随便填,但是这种限额的支票,最多也就能够填三百万而已。

在董峰这样有钱人的眼里,人的生命都是金钱可以衡量的?难怪会发生这样的事儿。

“万事轮回,有因必有果,这不仅仅是换砖就可以了。”

林可雅狠狠的瞪了王珂两眼,王珂有些羞愧的低了低头,很快又想到了什么,瞪了郭禹一眼,岂料郭禹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拿着这些钱就赶紧走吧!”

董峰听见郭禹还想要教训的口气,就来气,真把自己当成什么东西了?

“哎!现在这个阵法只是暂时的止住了,你们还是早点把事情给解决了!”

郭禹说话的时候特意停顿了一下,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洋房。

现在才真真切切的看清楚了,原来那个才是真正的阵眼,在郭禹的眼睛里面是不一样的。

别人看到的就是普通的洋房,和其他的没有什么区别。

“不然阵法又起,到时候就没有办法控制了。”

“你不是破阵了吗?不就是一个小小的风水局吗?你不是很厉害吗?”

董峰一听其中意思,就知道了,这不就是说现在这个阵法还是在的,根本就没有破。

“现在就这样,等你们什么时候把人家给安抚好了,就可以甩盘了。”

郭禹最后再回头看了看那个黑气环绕,竖立其中就与众不同,上空呈现着红黑红黑光芒的洋房摇了摇头。

董峰还在后面跳脚,说着什么阵都没有破还好意思收钱什么的。

看到一大堆人已经走过去了,才觉得背脊发凉,赶紧追上前面的人。

“小禹,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郭禹抬眼,要不是因为这个人是自己表姐,一定给一个大大的眼白。

“不是,我们以为可以进去了嘛!”

林可雅脸微烫,刚才真的是被那个无头鬼给吓到了,而且还特别没有面子的跟还没有长大的小女孩一样,其实真的只是本能反应的叫出来了。

前面的王珂说这个鬼可不就是郭禹自己放出来的吗?合着人家小区里面根本有鬼,都是郭禹在哪里装神弄鬼。

郭禹笑了笑,调整一下位置,自己胳膊就一下子痛得特别的明显,郭禹都忍不住咧着嘴。

“你可小心点。”

林可雅连忙帮忙给人把身体给掰过来。

郭禹咧着嘴说这个阵法是隐峦中的阴阳双阵,可以说是非常高级的阵法,在风水局里面几乎是排在前十的。

吴杰惊讶的张开嘴巴,好在没有发出声音来,不然又要被王珂的毒眼狠狠的瞪了。

郭禹又说现在这个阵法要是被止住了,但是也只是恢复了封印时候的模样。

“那那些死掉的人呢!”

郭禹摇了摇头说没有救了,阴灵入阵,已经成了风水局里面的阵脚,和阵法已经完美的融合了。

也就是说,就算是自己真的有心眼超度他们也是没有办法的。

“哎!说起啦都怪那些无良的开发商。”

郭禹说事情到这里已经是最好的了,剩下的董峰应该已经醒水了,不可能再做傻事儿了。

“哎呀,这下咱们家的小禹可算是出名了。”

郭春燕人没到,声音先入,郭禹两姐弟不在意,各做各的事儿,太都没有抬。

昨天晚上连夜被送到仁和医院,左手胳膊严重的脱臼,必须要上石膏,而且还要观察。

“发生什么事儿了?”

郭禹嘴里吃着林可雅刚刚削好的苹果,吊着的手也没有闲着,用自己的旧手机在俄罗斯方块。

“你可不知道,虽然没有上报,但是大家都知道。”

郭燕春把保温瓶里面的骨头汤小心翼翼的盛出来,还有些汤,用汤勺搅了搅。

郭禹抬了抬眉头,郭春燕说的这个大家可不是说所有的人都知道了,是指他们那个圈子里面的人。

其中当然有李龙他们那样有点官位的,当然也不乏想是董峰那样有些资本的人。

这一战可以,让郭禹刚刚来都市就一战成名。

下午郭禹就出院了,董峰和其他两个董事还一起来看郭禹了。

其中一个一看就和董峰他们不是一路人的,问了才知道原来这个是一个股东的儿子,那个股东却在两年前去世了。

儿子继承了父亲的股东,顺其自然的成了枫林的大股东,当然郭禹觉得奇怪的不仅是年龄,还有气质,更是不用说的。

董峰一再的保证会查清楚两年前的事儿,不会再让那个阵法起来了,让郭禹也帮忙看着点。

郭禹自然是答应的,这个阵法在这里也算是一个定时炸弹,如果不弄好,随时都会出事儿的。

“你说你本来是差点丧命的?”

董峰他们走了郭禹才敢说,也是这事儿不能让董峰他们知道,要是知道了,指不定要找林龙。

“是啊,要不是黄大仙,我都死在里面了。”

其实郭禹也不确定是不是黄大仙,但是那个时候能够及时的出现在那个阵法里面,出了布阵的人,还有谁?

总不能是他福大命大,正好碰上了一个道法不错的好人从哪里路过吧!

林可雅一听,拍了拍胸口,说了句,还好,不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没几天郭禹就带着石膏开始上学了,郭禹的名声算是打出去了,但是认识郭禹本人的但是挺少的。

“哎!郭禹,你怎么和来的时候不大一样了?”

几个同宿舍的人只是那天郭禹被林可雅送过来的时候匆匆的看了郭禹一眼。

那天郭禹也穿的随便,身上白色的短袖上面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弄到的油星子,裤子泛白,解放鞋。

今天再看可真是大变样了,还是随意的白色短袖,不仅没有了油星子,还是夏季的新款。

室友几个哥们也都认识悄悄的讨论起来,说郭禹不会是那个有钱人家的孩子,特意过啦体验生活,故意装穷的吧!

郭禹的行李箱子一下倒在以上,摊开,里面全是新买的衣服,不是阿迪就是耐克的,而且全部都是最新款。

再看看郭禹经过林可雅这一收拾,人精神多了,看上去还有这秀气了,白白净净的,也不像是经常干活的人。

“不小心摔了一下。”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