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聚焦 > 正文

女秘密书在办公室野战_跪着给老板深喉

2019-08-18 13:07作者:admin

“当秘书怎么了?我给女书记当秘书,又不是给男书记当秘书!”梁晓素不以为然地说道。

  “给男书记当秘书?亏你想得出来,现在哪个男书记敢要你这样的美女秘书啊!”马莉莉笑着说,“那是引诱人家犯错误!”

  “你啊,不拿我开涮就难受是吗?”梁晓素拍了一下她的手臂骂道。

  “唉,我真不是开涮你,说的是实话啊!我虽然不当官,就混饭吃,但是官场的事情我还是知道的,我爸爸虽然不是什么官儿,但是,有些事情我也是见过的……所以,他不让我当官,混日子就好啊!嫁个有钱人,衣食无忧就行了!”

  “所以,我觉得我不能找个当官的,否则依我这性格容易出事!我拜金,容易贪婪!哈哈!嫁个经商的有钱人,就算是离婚,还能分到点财产,嫁给当官的,清官没钱,贪官容易出事,到头来,一分钱没有,还要跟着一起坐牢受罪,我可不干这事儿!”马莉莉看着梁晓素说。

  “莉莉,你也太现实了!还没结婚,就想着离婚,想着分财产了……这也太那个什么了吧?”梁晓素真是服了马莉莉,超级现实主义啊!

  “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就你那么相信爱情,那么死心塌地地爱一个男人!像你这样的女孩子,估计除了你,已经绝迹了!”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想得坏一点,到时候不会那么失望,我就是这么想的,现实一点比梦幻一点好吧!我劝你啊,也别这么不食人间烟火似的,你既然走了仕途这条路,那就要把这条路走好!让自己成为那个最出色的女干部,唉,现在女干部可是稀缺啊!容易提拔!”

  马莉莉说完,朝着梁晓素很是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

  “你就把所有的女干部都想得那么不堪啊?女干部就不能凭政绩凭本事吃饭?”梁晓素说道。

  “不是我想的坏,是世道本来如此啊!不然我爸爸怎么不让我去当官呢?他就是觉得我这性格太张扬,不适合在官场混,还是早点嫁个有钱人好!但是,你不一样啊,你的性格很沉稳,适合在官场干,真的!”马莉莉笑着说,“只是你太单纯了,还需要历练,你现在跟着的那个女县委书记,可就是个厉害的主儿!”马莉莉说道。

  “官场水太深了,我觉得自己不太适合在这里面混……”梁晓素很漠然地说道。

  她对自己走这条路从来就是没有信心的。

  “水深?水深怕什么?学会游泳就好了,再深的水都不怕!”马莉莉说,“我说你这个秘书是白当了,怎么没学到人家杜秀青十分之一的能耐呢!”马莉莉有些生气地说道,“像你这样的,比杜秀青的实力强多了,她都能到这个高度,你现在这么年轻,起点也高,还愁没有好位置吗?”

  “呵呵……我没有杜书记的能力啊……”梁晓素笑着说。

  “我看你能力比她强!你的学历比她高,起点也比她高,她是个中师生,从乡村教师做起,你呢,你是重点大学毕业生,公开招考进入公务员队伍的,你的条件比她当年好多了!你怎么这么没自信呢!”马莉莉看着她这副样子就有些着急,“我要是愿意当官,说实话,我绝对要充分利用好一切资源,不然对不起岁月,枉费了青春!这一点,你那位女县委书记可是做得很好的哦!”

  梁晓素知道马莉莉的意思。

  “她是有能力的人,你不能这么说她……”梁晓素说道。

  在她眼里,杜秀青是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女县委书记,她实干,亲民,敬业,而且不贪不腐……她不容许马莉莉这么贬低她。

  “呵呵……有能力的人很多啊,比她有能力的人也多得是啊,为什么她上去了,别人没有呢?她的那么多同学,有几个跳出了教师队伍?这就是懂得利用自身资源的结果!我不是贬低你的杜书记,我觉得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既然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就像我,目标是嫁个有钱人,所以我就要找个最满意的最有钱的人嫁了!我擦亮了眼睛,找啊找,终于被我找到了范明鑫!你别以为这是天意啊,这都是个人努力的结果。你当官也一样,首先要目的明确,然后用心去经营,一定能行的!”

  马莉莉看着梁晓素说道。

  梁晓素都弄不明白了,马莉莉这个如此拜金的人怎么对官场这么了解,这么精通!不在官场混,却反过来教育她!难道她真的那么弱爆了吗?

  “呵呵,没你想的那么容易……”梁晓素轻轻说道,心里却是对马莉莉的话不得不再三斟酌了。

  “我看并不难,就看你愿不愿意了!”马莉莉看着梁晓素,再次坏笑起来,“女人当官,有捷径可走……”

  “你啊,无药可救了!”梁晓素摇着头说,“你不当官浪费了!不过,你要是当了官,太可怕了!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浪费了!无奈父命难违,老头子就是不让我当官,不给我机会,要我嫁人,嫁个有钱人,那好吧,我就走这条路,我觉得也挺好的!现在当官也是为了钱,直接嫁个有钱人,不是来得更快吗,而且没有什么风险!”马莉莉说。

  “我觉得女人还是过平凡的生活比较好……”梁晓素说道,“就像我妈妈那样,找个老实的男人,会有一辈子踏实的幸福!”

  “呵呵,你觉得你妈妈幸福吗?啊?”马莉莉问道,“哪个女人不想过好生活,哪个女人不喜欢夫贵妻荣的感觉,你妈妈或许也是认命无奈吧,她们那个年代的人,经历了很多事情,能够看淡荣华富贵,但是,我觉得我们这么年轻,就认命,那太对不起岁月了!”

  呵呵,又是这句话,梁晓素笑了笑。

  照马莉莉这话,人不疯狂枉骚年!年轻就该好好享受,好好利用,把一切可能变成现实!

  “道不同不相为谋……”梁晓素笑着说。

  “就你清高……”马莉莉说,“到时候同学聚会,大家都辉煌腾达,就你一人默默无闻,你心里什么感觉?人家不会说你与世无争,而是会说你没有本事……还是那句话,我要是在你现在的位置,我铁定好好利用,找个有权势的男人做靠山,哈哈……”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梁晓素拍了一下笑得前仰后合的马莉莉。

  “我说的不对吗?哪个当官的没有靠山?哪个女官员不是傍到了重量级的大男人,才能在官场的深水里如鱼得水?就看看我们最高的女长官,为何终身未婚?呵呵……”马莉莉再次怪笑道。

  一句话,说的梁晓素心里很不是滋味。

  难道女人为官,真的都要走这条路吗?自古华山一条路?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路可走?那也太悲催了!

  想到那一夜,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如果真的发生了,是不是他就能成为她的靠山,从此她就会如马莉莉说的那样辉煌腾达起来?

  “你不是认识省委副书记吗?为什么不好好利用这棵大树?”马莉莉再次说道。

  梁晓素吃惊地看着马莉莉。

  谁说我认识省委副书记了?梁晓素刚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这不等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全省人民都认识他,何止我一个!”梁晓素笑着说,“你不也认识他吗?”

  “哈……你这是偷换概念!你知道我的意思!”马莉莉说,“你那天为什么站在他身边,给他当临时秘书?我没看到他平时的秘书出现啊?”

  呵!真是火眼金睛啊!梁晓素惊叹于马莉莉的洞察力,明察秋毫啊!

  “一两天的工作而已,过去了就过去了!”梁晓素轻描淡写地说道。

  “呵呵……你要是这样想,那也就真的过去了!”马莉莉说,“你要是不想让它过去呢,自然也就不会过去!毕竟你给他服务过啊,他对你还是有印象的!你为什么不利用这个机会?说不定是个惊天大逆转哦!”

  “你真是异想天开!”梁晓素说道,“有那么容易,所有想当官的人都去找他了!”

  “那可不是那么回事!人与人之间有很大的差距,你在他身边的这一两天,就能让你在新闻上露脸,你没觉得这里面有蹊跷吗?”马莉莉笑着说。

  “什么蹊跷?那就是记者的镜头扫到了而已……”

  “呵呵,为什么没扫到别人呢?比你大的官员都没扫到,而扫到了你啊!你以为省台的新闻露脸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和他这样的人物在一起,谁露脸谁不露脸,那都要看大人物的喜好啊!”马莉莉高深莫测地说道。

  “你是百事通啊,什么都懂?”梁晓素撇撇嘴说,根本没把马莉莉的话当回事。

  就是因为站在他身边,在新闻里露了个脸,有什么奇怪的!

  “呵呵,我表哥正好在省电视台工作,这里面的学问大着呢?你不知道!省领导的新闻播出前,都得给省委的人把关,很多时候,领导甚至会要求自己亲自过目!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马莉莉说。

  这个梁晓素还真是第一次听说,她总认为领导喜欢上镜头,只要记者把他拍好就行了,没想到身边的人领导也要在意啊!

“晓素啊,不是我说你,你真是有些OUT了,在官场混,怎么能不知道这些呢?我看你真的要像杜书记多取经,你那个女县委书记,那是官场的万事通,什么都懂……”

  “我看你比她还懂!”梁晓素笑着说,“我从来没听过她说这些,倒是第一次被你如此全面地进行了一次教育……”

  “呵,咱俩是什么关系啊?那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哪个领导会给你讲这些,这些都是自己偷学来的,像你这样的,我都纳闷了,怎么给人家当秘书啊!”马莉莉摇着头笑道。

  “呵呵,我也不想当,可是,我已经当了啊……”梁晓素也笑呵呵地说道。

  “没有你这么弱爆了的秘书!也就杜书记看上你了,换做别人,可能早把你给下了!”马莉莉笑着说,“要是我就无法忍受你这么不食人间烟火的秘书!”

  “我有那么糟糕吗?”梁晓素被马莉莉这么一打击,心里还真是有些难受了。

  合着她是那么不合格吗?她觉得自己做得还不错啊,至少把杜秀青伺候好了,工作也做好了,不就行了吗?杜书记也没有批评她不合格啊!

  “你啊,光会做工作,那是牛!笨牛!累死你都没用的!”马莉莉说,“真正会工作的人,是能赢得老板的赏识,把你当心腹,你也能很好地揣度领导的意图,这样你才是有希望的!会干活有毛用啊!”

  梁晓素觉得自己真是小看马莉莉了,她不仅是情场老手,看来还是官场的高手啊!

  可是,她怎么就懂这么多呢?难道她那个官不大的老爸真的什么都告诉她?

  这人的出身还真是决定了很多东西啊!梁晓素的父母带给她的就是平凡朴实的家庭生活,这些东西,离她十万八千里啊!

  “被你这么一说,我好像就只有自动出局了!趁早离开那个地方……”梁晓素很悲观地说道。

  “你啊……一说你,你心里还难受!”马莉莉抱着她的胳膊说,“别悲观了,你现在是县委书记的秘书,多牛啊!我都要拍你的马屁了!你要是将来再上台阶,再找个大靠山,说不定哪天一不留神就成了中央领导了,那我可要高山仰止啊!好好干吧,开点窍就是了……”

  “怎么开窍?”梁晓素问道。

  “你啊!利用自身的资源啊,找个靠山啊,有希望你不去找,等着天上掉馅儿饼啊,那你一定第一个被饿死!”马莉莉说道。

  梁晓素真没想到,自己找马莉莉出来散心的,却被她如此说教了一通,心情反而更郁闷了!

  开窍?找靠山?难道真要去找李成鑫啊?

  想到这里,她心里隐隐有些颤抖了。

  “唉,别这样别这样……”马莉莉立刻抱着她说,“不说了,晚上我请你吃饭!好吧,走吧,先去喝咖啡!”

  说完马莉莉抱着梁晓素往路边走去。

  走到那辆红色的宝马跑车旁边,马莉莉按动了遥控器,车灯立马闪烁了一下,还发出了好听的声音。

  “请上车……”马莉莉微笑着说,脸上是难以抑制的自豪。

  呵……真牛啊!梁晓素狐疑地看着马莉莉,难怪她看中了那位提前进入中老年的青年大叔,原来是如此有钱啊!

  这车估计在信江市的路上开着就是独一无二的了!太豪华太招眼了!

  “进去吧,姑奶奶!”马莉莉把梁晓素塞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难怪你说他有综合实力,这还真不是一般的综合实力啊!”梁晓素笑着说。

  “唉,这算神马啊!你没看人家一个戒指都是几百万啊,这车,只是刚起步!”马莉莉发动车子,“嗖”的一下就开了出去。

  那个车速快得梁晓素都有些眩晕。

  到了目的地,两人来到西餐厅喝咖啡。

  倚窗而坐,梁晓素还是忍不住问道:“范明鑫的家族来信江市做什么生意的?这么有家底?”

  “开发银矿……”马莉莉说道,“贵和市陵水镇的那座银矿被他们家给承包了……”b270dd3e87_444.jpg  呵……还真是有钱的主!梁晓素倒吸一口冷气,开矿的都是暴发户,何况是开银矿。

  “他们家族以前就是做矿业的吗?”梁晓素问道。

  “是,在山东,山西那一带,他们家族就有好几个大煤矿……不是一般的产业……”马莉莉说道。

  “这回你真是调到了金龟婿了!”梁晓素笑着说。

  只是此刻的梁晓素还无法想到,自己今后会和这个叫范明鑫的富二代有那么不可分割的往来,并且因此而导致了一系列的事情。

  当然,这是后话。

  周一,梁晓素返回余河上班。

  生活和工作涛声依旧。

  梁晓素觉得,她和李成鑫之间,或许就这样永远的过去了吧。

  他未来将成为更大的人物,或许将主政江南省,或许要调到中央去,和她就更是天壤之别了!他们之间,再也不会有交集了!

  不过,有时候看到他在新闻里的模样时,她的大脑潜意识里,还是会想起他,想起那个让她有种怦然心动的“李王”。

  是的,那一夜,她给他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李王。

  在她的眼里,他就是一个霸气的大王,那么霸道,却又不失成熟男人的优雅和风情。

  他拥着她,和着音乐曼舞。她能感觉到当时他是那么激动,呼吸急促,对她有着强烈的渴望!

  如果,如果那一夜,她不拒绝,真的从了他,会是什么局面?

  她不敢往下想——

  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了,对于她来说,可能不会是一个喜剧,而会是一个悲剧,因为她是一个爱上就无法自拔的人!

  看了看一周的工作安排,周三她要跟着杜秀青去抚河市参加省里组织的一个现场会。

  抚河市……看到这个地名,梁晓素立马想到的是王成……

  王成就是抚河市的,他的家就在抚河市的郊区……

  大学毕业后,和王成确定了恋爱关系,梁晓素曾经跟着王成去过抚河市,还见过王成的父母。

  那时候,梁晓素和王成都在心里认定对方是彼此的终身爱人,双方的父母也都见过他们。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

  想到这里,梁晓素的心又在滴血……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次去抚河市,不仅勾起了她心中的伤痛,还让她再次见到了“那一夜”的他……

  周三上午,杜秀青带着梁晓素,和蒋三发一起,在上午九点赶到了抚河市郊区的一个村庄。

  参加在这里召开的农村垃圾处理现场会。

  车子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梁晓素才发现,这正是王成的老家。

  踏上这片土地,她的心就开始纠结着痛了起来……

  她看了看附近的村子,王成的家就是村西边那栋最不起眼的平房。

  他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靠种菜为生……

  她看了看附近的田野,那菜地里弯腰弓背劳作着的农民,有可能就是王成勤劳的父母……

  梁晓素的眼眶不知不觉就湿润了……

  但是,她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立马调整好情绪,为杜秀青拎着包,一直跟在杜秀青的身后。

  秘书往往就是影子,得紧随领导其后,但是,又不能跟得太近,这么多领导,现场录像,要确保领导进入镜头,而秘书却是不能露面的。

  梁晓素因此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跟在杜秀青身边。

  大家站定后,梁晓素在众多的人群中,一下子就看到了那个高大的身影。

  是他!真的是他!

  看到他的那一刻,梁晓素心里的感觉是无法言说的,有激动,有惊喜,甚至还有一点儿幻想,幻想他也能看到她……总之,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她当时复杂的心情。

  她看到的只是他高大的侧影。

  全省各县市党政一把手都来了,这个现场会是很大型的,看得出省里对这次活动很重视。

  李成鑫是省里来的最高领导。

  只见他背着手站在一个很大的炉子旁边。

  炉子里好像还在冒着丝丝白烟,似乎在燃烧着什么东西。

  难道是燃烧垃圾?梁晓素没有靠近,也无法看清,但是她猜那个炉子应该是烧垃圾的,不然站在这里召开垃圾处理现场会有何意义?

  再看看这个村庄的所有道路,似乎是一尘不染,小沟渠里也是清澈的河水,整个环境卫生都很好。

  李成鑫被一群人给围拢着,众星拱月般,他就是这个气场的中心点。

  他的身边站着的一定是抚河市的党政一把手,正在滔滔不绝地向他汇报工作。

  大家都在认真听取当地领导的汇报,只见李成鑫时而点头,时而也讲几句,双手一直背在身后,脸上的表情是一贯的慈祥和蔼。

  最后,汇报的人讲完了,李成鑫拿着扩音器开始讲话了。

  他那浑厚的声音透过扩音器传开来。

  他说:“垃圾无害化处理,一直是我们在苦苦寻求的方法,农村垃圾处理问题很,现在很多地方都出现了无人管理,无处可扔,无计可施的‘三无’现象,乡村垃圾遍地,卫生情况很是堪忧。很多小河小塘,都被村民的生活垃圾给填满了,成了臭水沟,臭水塘,严重影响了老百姓的生产和生活……今天看到这个‘中华炉’的诞生,我感觉到很欣慰,农村垃圾的处理如果都能像抚河市这样来做,农村的卫生情况就会得到大大的改善……”

  李成鑫讲完了,大家热烈鼓掌。

 然后所有人沿着村道到村庄里去进行了参观,走了一圈之后,大家看到的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新面貌,非常整洁,非常有序,和梁晓素在余河看到的农村景象简直是天壤之别。

  看来,抚河市在农村卫生处理这个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

  当然,也有可能这个村庄是最特殊的,做得最好。但是,其他村庄定然也是不敢马虎的,要迎接这样的现场会,光搞好一村一时的卫生那是绝对不够的。

  参观完了,大家返回到抚河市市委迎宾馆会议室,召开总结大会。

  梁晓素和其他秘书坐在一起休息,领导开会的时候,秘书都留在外边休息,算是候场。

  李成鑫的秘书也一样在外面休息,只是他的级别最高,一人单独在另外的房间里,而梁晓素则和其他县市的领导秘书们,被分派在几个房间。

  余河县,贵和市,还有信江市的几个秘书在一起。

  他们都是男的,梁晓素一个女的,自然有人过来搭讪。

  但是秘书们都很鬼精,梁晓素对官场还是不够了解,很怕一不小心说漏了嘴,招惹了事端,所以她尽量少说话,很多时候是微笑应付。

  几句话过后,他们也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大家坐在那儿各干各的。

  梁晓素靠着沙发椅子,背对着那几个人,闭上眼睛休息。

  不知不觉,李成鑫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此刻他是全场的焦点,一定是在做重要讲话吧!

  在现场的时候,她能看到他,可是,他却压根都不会看到她,或者也根本就不会想起她吧……她自嘲道,那一夜,过去了就过去了……

  呵呵,这样的大人物,怎么能跟你这个小秘书有关联呢?她自己都觉得好笑了。

  为什么心里总是会不自觉地想起他?

  她摇摇头,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这些了。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听得门外有动静,估计会议结束了,秘书们于是纷纷走出去,迎接自己的主子。

  杜秀青从会议室走出来,满脸笑意,梁晓素马上迎了上去,跟在她的身后。

  “一会儿我去李书记那儿汇报工作,你在我的房间里等我信息……”杜秀青轻声说道。

  梁晓素点点头,心却在突突直跳!

  难道又要单独面对他?她心里居然有种强烈的期待!可是,也有说不出的害怕!

  过了一会儿,林宇从李成鑫的房间里出来后,梁晓素看着杜秀青走进了李成鑫的房间。

  这个时候,等着要去李成鑫房间里汇报工作的人很多,每个地市级的一二把手都想借着这个机会接近李成鑫,因为坊间都在传李成鑫是下一届主政江南省的人物。

  但是,给谁机会,不给谁机会,这里面就看李成鑫的喜好,当然,还有他身边那个八面玲珑的秘书,也能起很大的作用。

  所以,李成鑫的秘书这会儿的手机定然是最忙的。

  梁晓素知道,杜秀青和李成鑫的关系一直不错,原因是李成鑫确实很赏识杜秀青。

  杜秀青和李成鑫的秘书小关关系也处得很不错。

  梁晓素就听李成鑫的秘书小关亲切叫杜秀青为“秀青姐”,那种感觉甚是亲密。

  梁晓素坐在房间里等着,手里牢牢地抓着手机,她的心不自主地就忐忑起来。

  她心里似乎有种期待,期待杜秀青能把她召唤,不,确切地说是李成鑫把她召唤;可是,她心里又害怕……

  这种既害怕又渴望的感觉让她很是纠结,一时间又无法说清楚这是为什么?

  难道自己真想见他?

  想着那一夜和他跳舞的情景,还有分别时的吻,她心里再次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各种想法在她脑海里盘旋着……

  就在她如此忐忑不安的时候,手机响了。

  一条信息进来了,果然是杜秀青的:速来李书记房间……

  就是这么简单的几个字,梁晓素却感觉自己的全身像被电击了一般,血液顷刻间就涌上了大脑,脸上居然瞬间有了热辣辣的感觉!

  她打开房门,看了看过道上,确定没人之后,才快步往李成鑫的房间那边走去。

  她刚抬手敲门,没想到门却被打开了,杜秀青正好出现在门口。

  “哦,晓素啊,正好,你来给李书记泡杯茶,我接个电话……”杜秀青对着她使了个眼色。

  梁晓素立马轻轻应答道:“哦,好……”

  她走进来的同时,杜秀青却拿着手机走出了房门,出去的时候,她还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听到门“咔嚓”一声被锁上的声音,梁晓素心里陡然惊了一下!身体似乎也抖动了起来!

  她踩着那柔软的地毯,几乎是毫无声息地来到了李成鑫的跟前。

  房间里只有李成鑫一个人,他正端着茶杯喝茶,看到她走进来,他的脸上立马洋溢着慈祥的笑容。

  “晓素啊,来,坐……”李成鑫笑着说,然后拍了拍他身边的那个位置。

  梁晓素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但是,却不敢和他靠得太近……

  “要茶吗?我帮你泡……”梁晓素又不敢看他了,心在狂跳。

  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连她自己都弄不懂了!

  “呵呵……我正喝着,不用……”李成鑫笑着说,“小丫头,这段时间工作怎么样?会不会很辛苦?”

  又听到他的这句“小丫头”,她心里被一种异样的感觉填得满满的……

  “挺好的……”她低着头,不敢看他。

  “呵呵……”他伸出手,很疼爱地摸了摸她的头发,脸上依然带着慈祥的笑容,“有什么困难,有什么想法,都可以告诉我,别忘了,我是你的‘李王’……”

  梁晓素抬起头,鼓足勇气看着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丫头,怎么了?”看到她的样子,他捏着她嫩藕般的手臂问道。

  “没什么……”她的鼻翼居然有点发酸,一种想流泪的感觉袭上心头。

  “呵……真是个傻孩子……”他把茶杯放下,很自然地把她揽进了怀里。

  “李王……”伏在他的胸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叫了他。

  “嗯……丫头……”他的手紧紧地搂着她的胳膊,下颌抵着她的头发,“会想李王吗?告诉我,会不会想我?”

  她抿着嘴,点了点头,泪水却随之流了出来。

  “怎么啦……我的丫头……”他托起她的下巴,疼爱地看着她,“谁欺负你了?”

  她摇了摇头,却是泪眼朦胧。

  “小傻瓜,那你哭什么?”他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笑着说。

  她不敢说,也说不出自己为什么就流泪了……就是感觉心里酸酸的,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真的想李王?”他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她再次点了点头。

  “小丫头……”他更用力地搂着她,呼吸似乎变得有些急促。

  没有犹豫,也没有悬念,他低下头,用力地吻上了她的唇……

  哦……她喉咙里发出了轻轻的呢喃,本想拒绝,身子却早已软绵绵地陷进了他的怀里……

  她本能地闭着眼睛,迎接着他火热的吻……

  他的舌几乎是霸道地长驱直入,一下子就探入了她的口中……

  他肆意地吮吸着她的舌,她的唇……感受着她口中特有的甜润润的滋味,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好,太让人陶醉……

  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这是一种久违了的甜蜜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内心最原始的那种爱的甜蜜回到了体内,是的!是被这个小丫头激发出来的,爱的感觉,再次让他觉得吻是这么美好,抱着她是这么美好!

  “丫头……”他抚摸着她的脸,心疼地喊道,“知道你为什么会想李王吗?因为李王也在想你……很想……”

  她不敢相信地看着他的:真的吗?

  “真的!李王这些天都在想你……奇怪吗?”他含着她的耳垂说道。

  “嗯……”她点点头。

  “呵呵,小傻瓜……”他会心地笑着,再次吮吸着她的唇。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想起小丫头了……”她待他的唇离开后,喘着气儿说道,隆起的胸部起伏得厉害。

  “不,忘不了我的小丫头……”他低着头,用他高大的鼻梁在她小巧的鼻子上摩挲着,“你呢?”

  她闭着眼睛,不敢回答了。

  就在他想进一步往下行动的时候,却听得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同时来传来了声音:“老板……”

  是李成鑫的秘书小关。

  李成鑫还是不想理会……继续吻着她……

  这时,梁晓素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梁晓素身体一怔,明显的有些僵直了……

  他感觉到了,马上停止了自己的动作。

  “接吧,接电话……”他说道,松开了搂着她的手。

  她迟疑了片刻,拿起手机,打开一看,是杜秀青的……

  就在她要接听的时候,电话却挂了。

  然后再次听得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梁晓素很惊恐地看了看李成鑫,却看到他双手捋了捋自己的头发,然后笑着说:“去,去开门……”

  梁晓素稳了稳情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站起身往门口走去。

  就在她的脚步挪过茶几的时候,李成鑫也站了起来,一把拉起她的手,再次把她揽进了怀里。

  “丫头,有空一个人到了省城,记得给李王打电话,这个号码给你……”他往她手里塞了一张纸片,然后再次吻了吻她,“记住,一个人……”

  她贴在他的胸口,感觉到他的心跳很快,呼吸也有些急促……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