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聚焦 > 正文

小浪货你夹真紧水又多_真实乱爱故事_步步生香

2019-09-03 14:37作者:admin

  第十二章

  按照《药王神针》上的记载,陈光宗将五六根银针,刺在了许冰小腹处的相关穴位上,最后两根银针的位置比较特殊。“还剩两针,需要扎在你的大腿内侧,不扎没效果,你看……”

  许冰稍微犹豫了几秒,点了点头,表示可以。

  “你的短裤挡着穴位,不好下针,得脱掉才行。”陈光宗又道。

  许冰感觉自己好像一步步走入了圈套,睁开美眸,威胁道:“可以脱,但你敢图谋不轨,小心我废了你!”

  “不敢,我绝对不是那种人。”陈光宗急忙保证道。

  “哼,你有前科,我可不敢百分之百的信你,我得亲眼看着。”

  “行,你随便监督,那……那我脱了。”

  许冰的肚子上扎着银针,不能乱动,脱短裤只能让陈光宗帮忙。陈光宗不禁热血涌动,顺着两条修长的美腿,将短裤一直拉到了膝盖处。

  “喂,你还脱。”若非自己不能乱动,许冰真想给陈光宗一脚。

  “到这就好,不用再脱了。”陈光宗一本正经道。

  “你往哪看呢,还不快扎针。”见陈光宗瞟向自己的双腿之间,许冰瞪眼冷喝道。

  “我不看怎么知道扎哪?”陈光宗强词夺理的反驳一句,但眼下不是斗嘴的时候,又立刻闭嘴,捏起一根银针,刺向许冰的大腿根。

  这部位实在敏感,许冰又虎视眈眈的盯着,陈光宗不敢多看,免得好心被误解,扎完最后两针,赶紧给许冰盖上了床单。

  “好了,至少平躺一个半小时,我去外面透透气,有事喊我。”说完,陈光宗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

  出了门,他急忙把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手心里全是汗,刚才是在太紧张了。

  秦兰做好饭,喊许冰吃早餐时,才得知许冰身上扎着银针,不到时间不能乱动。

  “小宗,你什么时候学会针灸了?许冰不会被你扎出毛病吧,万一出事,你可负不起责任。”当着许冰的面,秦兰没敢表露出太多情绪,拉着陈光宗出了门,面露担忧道。

  “嫂子,你不用担心,前几天被二癞子拿石头砸了我的脑袋后,我想起了上大学的一些事,当时学过针灸,不会出问题。”

  “你想起以前的事儿了,也就是说你的脑子好使了?”秦兰又惊又喜,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激动。

  “没全好,有时清醒,有时糊涂。”陈光宗没敢承认恢复了神智,免得日后复发,空欢喜一场。

  “有时候能清醒就好,这是转好的征兆,以后肯定能完全恢复。”秦兰激动的眼圈发红,差点喜极而泣,这三年来她照顾摔傻的陈光宗,背负了太多东西,自己的付出总算没有白费。

  “嫂子,辛苦你了,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若不是秦兰的照顾,陈光宗也不可能有好转的这一天,心中充满感激,情不自禁的抓住了秦兰的双手。

  秦兰的手柔若无骨,摸上去光滑细腻,令人爱不释手,不愿松开。

  “我照顾你是应该的,说谢谢就见外了。”秦兰抬头看着陈光宗的眼睛,一种莫名的情愫在心间流淌而过。

  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好像电影中的情侣,脑袋缓缓凑近。

  “我……我去做饭。&白嫩美女吊带蕾丝裙可爱麻花辫私房写真图片rdquo;秦兰忽然推开了陈光宗,满面绯红,一直红到了耳根,好像害羞的小媳妇,低着头,迈着小碎步,直奔厨房。

  一个半小时过去,陈光宗将许冰身上的银针拔了下来,问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效果?”

  许冰先用床单裹上双腿,才回答:“一股酥麻的感觉在我肚子里乱窜,除此之外,好像没什么效果。”

  “可能只扎了一次,还没见效,我建议你多扎几次。”《药王神针》上写的挺玄,实际效果如何,陈光宗心里真没底。

  “你在哪学的针灸,到底有没有效?”许冰犯病的时候,如同肚子里装这个刺猬,来回乱滚般刺痛,难以忍受,过十几分钟则会自行减轻,休息了一个多小时早不疼了,她这才有心情详细询问。

  “上大学的时候,一个老教授传授的,据说效果很好。”陈光宗不敢说实话,满口胡诌,顺便给许冰一些信心。

  “我听说你是傻子……”此话出口,许冰意识到不妥,急忙补充道:“你别介意,我也是听村里人说的,可我看着不像啊?”

  陈光宗挠了挠头,脸色变得有些阴郁。“那是以前,最近一段时间有所好转,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不过我今天很清醒,没给你乱扎,不会出事。”

  “看你也不傻,否则也不会让你扎。”许冰扑哧一笑,笑脸如鲜花盛开,令人怦然心动,陈光宗很少见她笑,看得失神。

  “喂,你看什么呢?”许冰在陈光宗的眼前晃了晃芊芊玉手,低声道:“不会这么快又变傻了吧?”

  “看你好看!”陈光宗下意识的回答,说的也是心里话。

  “油嘴滑舌,像你这样的说是傻瓜,肯定没人信!”

  “别总拿傻说事,不傻也被你说傻了。”

  “行啦,不跟你贫嘴了,我要去上班了。”许冰旁若无人般舒展个懒腰,本来就不小的胸前之物愈发挺翘,一抹深邃的弧度诱人一窥究竟,曲线尽显,风情无限。

  陈光宗又是一阵心神恍惚,有种将眼前的美人扑倒在床上的冲动,不光是他,估计是男人都想将许冰压在身下,挤出她的婉转娇啼之音……

  第十三章

  扎完针灸,许冰着急去村里上班,连早饭都没吃。

  陈光宗则是扛着锄头,去山上的果园干活,顺便把那本《药王神针》也带上了,累了休息的时候可以研究研究。

  秦兰也想去果园,不过被陈光宗强行制止了,让她留在家里好好修养。

  陈光宗走后没多久,家里来了两个不速之客,一个是二癞子,另外一个是常有米。

  “你们两个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们,赶紧离开。”秦兰闲不住,正在打扫院子,忽见两个地痞上门,急忙扬起手中的扫帚,一脸的警惕。

  “小寡妇,别见到我就跟见到仇人一样,你迟早都得投入我的怀抱,到时候还不是乖乖的任由我摆布。”二癞子一脸的坏笑,明显没安好心。

  陈光宗帮许冰针灸过一次,多少了点经验,第二次更熟练,但给许冰的大腿根扎针时,还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神秘地带的无声诱或,令人大吞口水,血管贲张。

  “好啦,不要乱动了,一个半小时后拔针!”

  给许冰扎好针,盖上床单,陈光宗坐回桌子前,却无心看书了,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初见许冰身在水潭游泳的性感美态,回味无穷……

  许冰躺在床上,不知不觉间竟然睡着了。

  一个半小时过去,陈光宗见许冰还在熟睡之中,仿佛等待王子吻醒的睡美人。

  “醒醒,该拔针了。”陈光宗不忍叫醒许冰,呼唤几声,见她毫无反应,轻轻的掀开了盖在许冰身上的床单。

  “这个小妖精,简直迷死人不偿命!”陈光宗先欣赏了一番,过过眼瘾,然后伸出手,摸向许冰的双腿之间。

  常有米也是目光猥琐,上下打量着秦兰,赤果果的眼神恨不得将秦兰立刻扒光。

  “呸,臭不要脸,再不走,我喊人了。”想到自己差点被二癞子轻薄,秦兰就火大,啐骂道。

  “你敢喊半个字,我就把你跟小叔子私通的丑事宣传出去,看谁不要脸。”二癞子有恃无恐道。

  “你……”秦兰又羞又怒,即使她跟陈光宗没什么,若事情传出去,肯定引来风言风语,对她和陈光宗的名誉造成不好的影响。“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陪我睡几宿,我就当什么都没看见。”二癞子旧事重提,这么好的把柄不利用太可惜了。

  “无赖,你休想打我的主意,劝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宁可陪傻子,也不会跟你……”秦兰气得火冒三丈,紧咬银牙。

  “不陪也得陪,老子来不是跟你商量的,而是给你下最后通牒,如果今晚你不去陪我,我保证明天全村人都会知道你跟小叔子私通的丑事,让你再也没脸见人。”二癞子强横的恐吓道。

  “秦兰,你跟傻宗私通这种事都做得出来,又何必装纯呢?一个傻子懂屁,你能享受到女人的乐趣吗?不如跟赖哥,大家各取所需,谁也不吃亏。”常有米唱红脸,劝道。

  “滚,都给我滚,给我滚!”秦兰怒不可遏,甩手将扫帚扔了出去,然后端起一盆水,泼向两个地痞无赖。

  “小寡妇,老子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今晚不去陪我,后果自负,你考虑清楚。”此时是大白天,又在秦兰家里,二癞子也不敢乱来,抛下一句狠话,带着常有米扬长而去。

  秦兰再怎么坚强,终归是女人,满腹委屈,真想大哭一场。

  生了半天气,她转念一想,与其便宜二癞子,还不如跟陈光宗把生孩的事办了,反正距离婆婆的遗言约定没剩几天了,干脆提前,免得二癞子再耍什么卑鄙手段……

  一晃到了晚上,陈光宗正在屋里研究《药王神针》,忽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我能进来吗?”门外传来许冰甜美的声音,十分悦耳。

  “随便进!”陈光宗收起《药王神针》,回答道。

  许冰走了进来,身穿吊带背心,齐膝裙子,打扮清凉养眼,浑身散发着青春靓丽的气息,光彩照人。她莞尔一笑道:“你的针灸方法有点效果,能不能再帮我针灸一次?”

  “真得有效?”陈光宗又惊又喜道。

  许冰点了点头,“实不相瞒,每次我来女人的问题都会肚子疼,早晚各一次,今晚疼得没那么强烈了,说明你的方法有效,没想到你挺厉害!”

  “碰巧了,我正好学过治疗痛经的针灸方法。”陈光宗谦虚道,心里乐开了花,看来《药王神针》果然是一本奇书。

  “以后麻烦你每天都帮我针灸一两次吧,如果能治好,必有重谢。”许冰笑盈盈道,折磨多年的顽疾总算看到了治愈的希望,她自然高兴。

  “你的意思是,如果治不好,就没有重谢了呗?”陈光宗开玩笑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不管治不治得好,都有重谢。”

  “你打算怎么谢我?”

  “你说呢?”许冰反问道。

  “我说嘛……”陈光宗停顿一下,拉长声音道:“不如你以身相许,怎么样?”

  “我刚对你有点好感,又暴露流氓本质了,让我以身相许,想的美!”许冰鄙夷道。

  “我不愁吃,不愁喝,只愁一个媳妇,其它的都不需要,你不答应,就找别人吧。”面对令人怦然心动的大美女,陈光宗忍不住就想挑-逗她。

  “你……”许冰为之气结,翻了个白眼。“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姑奶奶算看透你了,不治就不治,又死不了人。”

  见许冰好像真生气了,陈光宗连忙换上一副笑脸道:“跟你开玩笑的,免费治疗,不收任何费用。”

  “你开玩笑也要有个度啊,换做以前,有人敢这么说,以姑奶奶的暴脾气,早一脚把他废了。”许冰有些野蛮道,能看出她绝对不是乖乖女类型的女孩。

  “算我错了,在床上躺好,准备针灸。”陈光宗弄了个自讨没趣,若不是要在你身上做实验,我才不会这么好说话。

  如果许冰知道,陈光宗拿她当成了实验的小白鼠,不知做何感想。

  “我警告你,不许乱看!”有陈光宗偷窥游泳的前车之鉴,许冰实在信不过他,但为了治好自己的顽疾,只能求助陈光宗,郑重其事的警告几句,才脱掉裙子,平躺在床上。

  “我好歹学过医,最起码的医德还是懂得,你放心吧!”陈光宗嘴上说的一本正经,瞟见裙下风光,心头却是一阵火热……

>>>>本文《步步生香》全文在线阅读<<<<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