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星座 > 正文

办公室艳系列全文阅读_宝贝 下面真湿我要舔

2019-08-11 00:45作者:admin

就在众人都以为张小凡会吓得屁滚尿流的逃离时,却是见到他一脸平和的笑意,脸上的表情未曾发生丝毫变化。

“不用担心,这个虎哥奈何不了我的,话说姐姐你叫啥啊,我叫张小凡,你叫我小凡就行了。”

张小凡见到这名美女命相不凡,隐约算出了她日后对自己的命劫有关,若是有她在,自己渡过命劫会相对容易些,所以现在才想跟她结下一个善缘。

见到都这模样了,张小凡还有心思撩妹,在场的众人都暗自给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美女真的被张小凡逗得不行,真是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奇葩,这种时候还顾着撩自己,难不成自己的魅力对他来说就这么大?

想到这里,她内心不由的生出一丝羞涩。

“这些以后再说吧,你现在赶紧离开这里,否则等虎哥他们来就惨了。”

“不,姐姐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不走了。”张小凡面色坚决,有些像个赌气的孩子。

美女已经哭笑不得了,而且见张小凡这认真的模样,怕是真如她所说。一番无奈之下,她只好告诉了张小凡自己的名字。

“我叫柳青雪。”

柳青雪报出自己的性命后,连忙催促道:“好了,现在你可以走了吧?”

张小凡心满意足,就打算转身下车时,忽然车外却是传来一道咆哮声。

“刚才打我的小子在哪里?赶紧给我滚出来,不要逼我上去把你啾下来!”

当这道声音传入车上众人的耳朵后,他们的脸上的表情瞬间恐慌,露出一抹苍白。

“小伙子你完了,那个人带着虎哥来了。”

老司机见到车窗外的虎哥一行人,吓得双腿直颤抖。

张小凡眉头一皱,没想到先前那个猥琐大汉真的敢叫人回来找他麻烦,看来是刚才教训的他还不够惨啊。

“你看嘛,刚才我都让你快走了,现在你想走都走不了了。”柳青雪一脸焦急,满是担忧的神色。

“青雪姐姐你不用这么紧张,这群人奈何不了我。”张小凡胸有成竹,淡淡一笑。

车外这群人比起自己村里那群变态老头来说,不知道要弱上多少倍,要知道张小凡可是从小时候就被那群变态老头虐到大的,外边那群人就是再来一倍人数也别想伤到张小凡半根毛发。

张小凡的这番话,柳青雪哪里信他啊,只认为他在吹牛逼而已,他就算再能打,能打得过外边这么多号人么?

更何况这群人都是常年在刀子口打滚的亡命之徒,本身打架就要比常人厉害很多。

“他妈的,那个打我的臭小子呢?赶紧给我滚出来,否则今天车上的所有人都别想离开!”猥琐大汉见张小凡久久不下车,立马出言威胁道。

果然,在猥琐大汉这话一说出来,车上原来用着可怜目光看待张小凡的众人态度立马一变。

他们可不想就这样被张小凡拖累了,更何况这件事情本身就跟他们无关。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心态,车上的众人纷纷出言说道:“小兄弟你就下去吧,现在你要是下去给虎哥他们道歉,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

“是啊是啊,你要是继续待在车上,等会虎哥发怒了,怕是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

柳青雪没想到这群人居然这么的无情,就这样直接把张小凡给出卖了。

他们就没有一丝良心么?

不过柳青雪认为张小凡应该不会这么傻,被他们劝几句就下车。就在柳青雪打算偷偷带着张小凡从车后门离开这里时,让她目瞪口呆的一幕却是进入她眼中。

“是嘛?没想到这个虎哥这么好说话啊,如果能道个歉就能解决,那最好不过了。”

说完,张小凡便是走下车去。

虽然虎哥这群人威胁不到他,但如果可以的话,张小凡也不喜欢用武力解决,那样太麻烦了,所以他在听到道歉就能解决这件事后,自然乐意退让半分了。

柳青雪内心接近崩溃,他真的没见过如此极品的男人,简直刷下了她的眼球。

虽然柳青雪很佩服张小凡的智商,但她却从未想过就这样抛弃张小凡,让他独自一人面对虎哥众人,毕竟张小凡之所以会惹到虎哥,源头都是因为自己。

因此柳青雪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她跟着下车,打算跟虎哥他们好好说清楚,化解这一场矛盾。

张小凡已经在对峙着眼前几十号混混,在这群人面前最前头是一名大约三十岁出头的精壮男子,他一身健硕的肌肉,穿着黑色背心,下身是一条迷彩军裤,黑发平头,脸上有一条显眼的刀疤。

他便是这里的地头老大,虎哥。

“耗子,我还以为你是被什么厉害的人物教训了,感情你是被这么一个极品打了?”虎哥见到张小凡之后,脸上露出嗤笑的表情。

张小凡一身老土的中山装,身体也不强壮,整就是一个刚从农村出来里的娃,按道理这种人进入花花都市向来都是要被人欺负任人拿捏的,真不知道耗子是如何被张小凡教训的。

“虎哥,你别看这小子长得挺人畜无害的,其实他厉害的很,刚才一脚就把我踢出了车外。”吴昊被张小凡一脚踢的现在还疼呢。

“行了行了,能被一个农村娃教训,你也是真够出息的。”虎哥不屑的摇了摇头,随即说道:“想怎么教训他赶紧去,老子还有事呢,没空陪你在这晃。”

“是是是。”吴昊闻言,脸上露出一抹喜色,随即转头看向张小凡:“臭小子你终于敢出来了?”

“先前居然坏我好事,还敢打我,现在我就要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

说罢,吴昊仗着自己身后的虎哥狐假虎威,提起拳头便是朝着张小凡的脸庞打过去。

柳青雪见状,惊呼一声,连忙让张小凡躲开。

但张小凡却是不为所动,仿佛被吓傻了一样。

吴昊冷笑一声,拳头越发用力,这一拳足以将常人的牙齿都给打飞。

就在众人都以为张小凡必将挨上这一拳的时候,却是见他轻描淡写的伸出自己的右腿,一招直捣黄龙踢在了吴昊的双腿之间。

咔擦。

此刻,众人仿佛能从猥琐大汉的身上感觉到一股蛋蛋的忧伤。

这一招断子绝孙脚出的太快,甚至没有人看得清楚,而吴昊中招之后,先是面庞一怔,下一秒突兀的尖叫起来,捂着自己的胯下不断乱跳,那股火辣辣的感觉简直让他酸爽不已。

虎哥在一旁见状,眉头一皱,看来似乎真如吴昊所说,这农村娃的确不简单,是一个练家子啊。

“小凡你没事吧?”

柳青雪上前,一脸忧虑的问道。

“放心青雪姐姐,就凭这跳梁小丑还伤不到我。”张小凡嘻嘻一笑。

这种危机的情况还笑得出来,柳青雪也是对张小凡翻了翻白眼,服了他。

而就在柳青雪进入虎哥等人眼中之后,虎哥身旁的手下纷纷打趣起来。

“哟,居然是一个美女,耗子你刚才就是想占这美女便宜才给人家打的吧?”

“可以啊耗子,这眼光不错。”

“啧啧,这对凶器真是可怕啊。”

虎哥也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柳青雪,这样极品的女人就是他也很少见过,没想到今日居然这么巧遇见了一个,那么绝对不能放过。

“是谁虎哥?”

这时,张小凡对着眼前的这群人问道。

“是我。”

虎哥站了出来,一脸戏谑的看着张小凡。

虽然张小凡看起来挺能打的,但是他这里有几十号手下,张小凡再能打,能打的过这么多号人?

除非他是超人!

张小凡见到一个刀疤脸的壮汉自称是虎哥之后,便是上前面色认真的道歉:“虎哥,打了你手下是我不对在先,在这里我给你道歉,这件事就到这里吧。”

此言一出,众人都傻在原地了。

这是什么情况?

原本他们都以为张小凡会放出狠话,威胁虎哥,毕竟以他刚才展露出来的本事,怕是虎哥也要忌惮他三分,可哪知道,张小凡竟然在这个时候认怂了!

就连柳青雪也懵逼了,她一脸错愕的看着张小凡,现在她是真不知道张小凡是真傻还是假傻。

居然相信了车上那群人的话,说什么给虎哥道歉就能解决这件事情,难道他是不知道这些话都是车上那群人为了自己说出来的谎话么?

虎哥和他的手下们听了这话后,先是一愣,随即发出嗤笑来:“真是笑死我了。”

张小凡眉头一皱,不晓得虎哥他们笑什么。

一旁的柳青雪很是无奈,出言向张小凡解释。

“啊?这么说就是我道歉也不能解决问题?”张小凡一脸愕然。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喂!

“小子,难不成你真的认为道个歉就能解决你打了我手下的事情?”虎哥讥讽一道。

“不行吗?”

“呵呵,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虎哥面庞一寒,冷笑一声。

13-1P509152944493.jpg

张小凡知道这件事不可能就这样简单的了结了,他眉头皱起,问道:“那你们想怎么样?”

“看在你主动承认错误的份上,我也不太为难你,这样吧,你给我兄弟赔点医疗费就行了。”虎哥指了指被人搀扶着的吴昊。

“那你们想要多少。”

柳青雪松了口气,如果只是要医药费的话那还要,她完全可以代替张小凡还了。

毕竟张小凡这刚从农村来的模样,怕是身上身无分文。

“不多。”虎哥笑着,伸出五根手指来。

“五千?”柳青雪眉头一皱,没想到虎哥会这么宰人。

她虽然是一个小白领,但一个月也就六七千的工资而已,虎哥这一开口就要了她一个月的工资了。

但五千就五千吧,就当破财消灾了。

“五千?哈哈哈,小姑娘你未免太过天真了吧,打了我魏虎的人配个五千块就想了事?”魏虎冷冷一笑:“我告诉你们,今天要是不拿个五十万出来就别想离开这!”

哗!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五十万啊!这还叫不多。

现在他们才知道魏虎这个人究竟有多么阴险狡诈。

柳青雪面色难看,五十万这让她怎么拿出来?

“虎哥你也太欺负人了吧,虽然小凡的确打了你的人,但医药费也用不着这么多啊。”

“哼!我说这么多就这么多!我告诉你,今天你们要是不拿出个五十万来,就拿这小子的手脚来抵偿吧!”

魏虎一脸贪婪的看着柳青雪,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说道:“还有你这小娘皮,也要跟我回去服侍我半个月,否则我就将你卖到妓院去抵债!”

柳青雪听后,一脸的气怒,这简直就没有王法啊。

“倘若我们要是不从呢?”

这时,一道冷漠的声音传入了众人的耳朵。

只见张小凡态度一变,面庞带着一丝森冷看着魏虎。

“不从?那就别怪我身后这几十号兄弟手下无情了!”魏虎一脸傲然不屑的表情。

“唉,我本以为这件事能和平解决,没想到最后还是得看谁的拳头啊。”张小凡无奈了叹了一口气。

“要怪就怪你小子有眼无珠,惹了老子的人。”魏虎一挥手命令身后的小弟:“兄弟们上,把这小子的手脚废了,女的抓回去,等我爽完后就给你们爽!”

闻言,身后的几十号手下全部兴奋的叫起来。

柳青雪见状,面庞瞬间苍白起来,一想到自己可能被这群人的魔爪玷污,她情愿现在就去死。

张小凡轻轻摇头,叹息一声说道:“既然你们想动手,那我也不顾忌什么了。”

他将自己随身携带的东西全部拿出来交给柳青雪,让她给自己保管一下,免得等会打架时不小心弄坏了。

就在张小凡掏出若振涛送给自己的至尊贵宾卡后,原先一脸戏谑的魏虎顿时愣住了。

他擦了擦眼睛,确定自己的眼睛没有看错。

下一秒,他傻在原地了。

这不是若家的至尊贵宾卡么?

这可是若家招待重量级人物才会给予的身份象征啊,记得整个杨海市也就五张至尊贵宾卡而已,其中一张还在他的靠山手上。

要知道他的靠山就是靠着若家的至尊贵宾卡才爬到如今的高度,难不成张小凡是一个跟他靠山同等级别的大人物?

想到这里,魏虎就发憷。

但仔细一想也不对啊,如果真是那样的大人物会穿的跟张小凡这样贫穷?

为了确保不发生意外,魏虎先是制止了自己的手下,打算问清楚再做决定。

“小子我问你,你手上的这张卡是怎么得到的?”

张小凡闻言,不晓得魏虎为什么要这么问,但是如实回答:“这是刚才在车上一个大叔送我的。”

“中年大叔?那个中年大叔是不是姓若?”魏虎越想越害怕。

“是啊,怎么,难不成你认识?”

张小凡略微惊讶。

此言一出,魏虎整个人就地石化,宛如被五雷轰顶一样,缓不过神来。

他……

他居然招惹了若家的大人物。

这要是被他的靠山知道了,怕是要直接把他丢到城外的江河中喂鱼啊!

“真是不好意思了这位小兄弟,先前是我一叶障目,不晓得您是若家的人。”魏虎连忙俯首,生怕惹了张小凡的不高兴。

“虎哥别跟他废话了,赶紧把他的手脚废了吧。”

捂着胯下的吴昊艰难走过来,但就在他说完这话后,却是被魏虎一巴掌扇在脸上,把他扇懵逼了。

“我废你麻痹啊,自己招惹这样的大人物还想把我拖下水!?”

不仅是吴昊懵逼,就连在场的众人也懵逼了。

“不是,虎哥这……”

啪!

魏虎又是一巴掌扇在他脸上:“草泥马的还不赶紧给我跟这位小兄弟跪下,你想害死老子不成!?”

说着,魏虎一脚踹在吴昊的腿上,让他跪在张小凡的身前。

现在,吴昊明白了。

他知道自己招惹到了一个连魏虎都惹不起的人了,如果不然,魏虎不可能会这样的。

魏虎呵呵一笑,带着恳求之意问道:“小兄弟,这件事是我们有错在先,不知道你能不能大人有大量,放我们一马?”

柳青雪和在场的人目瞪口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先前还是嚣张跋扈,无法无天的魏虎为什么现在就跟个孙子一样朝着张小凡求饶。

倒是张小凡不傻,想起若振涛对自己所说的话,他知道魏虎是看出了这张至尊贵宾卡的不凡,所以不敢招惹自己。

但他可不是那种任人踩在头上事后道个歉就完的人。

“放你们一马?可能么?”张小凡一脸玩味的笑着。

“可我们都给你道歉啊。”魏虎一脸绝望。

如果张小凡真要搞他们的话,以若家在杨海市的权势,怕是只需一念之间。

“道歉?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张小凡讽刺一道。

虽然不知道眼下是什么回事,但是见到魏虎这么害怕张小凡,还被张小凡嘲讽一顿,柳青雪差点噗嗤的笑出来。

“那小兄弟你想怎么办?”魏虎知道,今天想了结这件事情,怕是难了啊。

“其实我也不想怎么样,不过你刚才出言侮辱我和青雪姐姐,还带这么多人围堵我们,让我们受到惊吓,所以我要你赔偿我们的名誉费,精神损失费,误工费,时间损失费……”

张小凡说出了一连串的费用来,有些甚至根本没有,是他瞎编的。

魏虎越听脸上的绝望之色便是更重。

“那这些全部加起来要多少钱?”

“不多。”张小凡嘻嘻一笑,伸出一根手指来。

“一万?”

张小凡摇头。

“十万?”

张小凡还是摇头。

“今天你要是不拿出一百万来,就别想这件事就此了结!”张小凡冷冷一笑。

在场的人都暗自给张小凡伸出一颗大拇指来,本以为魏虎已经够黑的了,没想到张小凡居然比魏虎更黑!

如果是常人跟自己这么说话,魏虎早就将他丢到城外的江河里喂鱼了,可眼前这个人乃是若家的人,魏虎不敢不从啊。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叫人准备好现金。”魏虎欲哭无泪啊。

因为吴昊的破事,他大半的资产就这样没了。

“你是不是傻,一百万这么多钱,你让我怎么提?开支票啊!”张小凡宛如看待白痴一样看着魏虎。

闻言,魏虎连连点头,随即从怀中拿出支票簿来,写下一张一百万的支票来。

接过支票后,检查了一遍真伪,发现是真的后,张小凡美滋滋的收入怀中,然后挥了挥手说道:“好了,你们可以滚了。”

魏虎闻言,立马连滚带爬的带着几十号手下离开这里。

等逃到足够远的地方之后,吴昊一脸疑惑的上前问道:“虎哥,这小子虽然会点武功,但也不用让你害怕成这样吧,他再厉害难不成还能厉害过我们这四十几号人?”

虎哥听到吴昊的声音,立马就来气了,二话不说一巴掌扫在他脸上:“草泥马的,这话用得着你说?”

“我告诉你,这小子是杨海市三大家族之一若家的人,你特么惹到了他好意思让我来给你擦屁股?”

这话一出,几十号手下都惊呆了。

难怪先前魏虎这么畏惧张小凡,原来他是若家的人。

提起若家,在场没人不知道,毕竟若家在杨海市的名头太响了。

吴昊也是目瞪口呆,不曾想过那名老土的农村娃居然是若家的人。

“虎哥,会不会是你看错了?那样的乡巴佬,怎么可能会是若家的人。”有一名小弟说道。

“看错个屁,我清楚看见他有着若家的至尊贵宾卡,这张卡片整个杨海市就五张,其中一张还是在我靠山的手中,你说我能看错么?”魏虎一脸苦涩。

他今天算是被吴昊坑惨了。

想到这里,他又打了吴昊几拳,狠狠的出气。

“不行的,不能就这样吃亏了,我要将这件事告诉给老大,让他帮忙查查那小子是什么人,如果真是我看错了,那么我保证要这小子和那娘们好看!”魏虎一脸阴霾,声音低沉。

…………

解决完魏虎的事情之后,张小凡已经抵达天海家所居住的小区了,当然是给柳青雪带的路。

张小凡刚来到杨海市,人生地不熟的,自己找不知道要找多久,正好柳青雪顺路就带着张小凡来了。

“谢谢青雪姐姐了。”张小凡握着柳青雪的双手,一脸感激的说道。

“不用,顺路嘛。”柳青雪倒是没想到张小凡握着她的手是在趁机占她便宜,而是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嘻嘻,那我就先进去了,我还有事呢,以后咋们再见吧。”张小凡松开手,朝着天海家所在的大门走了进去。

“喂!就算下次见你也给我联系方式啊!”柳青雪忽然想到自己没张小凡的手机号码。

“青雪姐姐你放心,我算过咋们两的命相了,咋们两的命相相合,所以肯定会还再见的,不信你等着。”说罢,张小凡便是消失在了柳青雪的眼中。

柳青雪见状,气的嘟嘴,她好不容易提起勇气第一次跟男孩子要联系方式,居然就这样被拒绝了,还用这么奇葩的理由。

“哼,不想见我就不想见我吗,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啊。”柳青雪嘟着嘴,转身就走。

只不过几秒后,她脸上又是露出了落寞的表情:“我不管,从没有男人敢拒绝我,以后我一定要再见你!”

“到时候我要狠狠报复你今天这样对我的行为!”

柳青雪不知道的是,张小凡先前所说的话其实是真的,绝对没有半点是在欺骗她。

正所谓相见便是缘,张小凡能在公车上巧遇柳青雪,本就是明明中的注定,当然有些只见过一面的人,那只是他们有缘无分罢了。

可是张小凡算过了,他的面相和柳青雪的面相十分的巧合,两者很般配,而且她还是张小凡命中注定的渡劫人,所以不可能只见面一次就再不相见的。

张小凡走进天海家的大门之后,立马就被周围的环境布置所吸引,看的眼花缭乱。

“我的天啊,这里怕是能跟古代的皇宫一比了吧,怪不得老头子们都说城里有钱人手笔豪华,现在我是信了。”

他土里土气的样子立马就吸引到了许多人的注意,更是引起了这里的保镖。

“小子,你是什么人?”

一名手持电棍的保镖上前呵斥道。

“你说我啊?”

“废话,不是你还能是谁?”

张小凡见这人问自己,便是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大哥,我是来找天海若晴的,你知道她在那里吗?麻烦带我去见她好吗,我有点事要跟她说。”

见到张小凡一身土里土气的农村娃模样,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居然想见天海若晴,保安听后不屑的一笑,估计又是不知道从哪里来这捣乱的。

“滚滚滚,就算就连杨海市的富家大少都难以见到天海小姐一面,你又是什么东西,也想见天海小姐?”保安挥了挥手,呵斥道。

“可我的确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天海若晴商量。”张小凡眉头一皱,没想到要进个大门会这么麻烦。

“你滚不滚?就别怪我动手了。”保安拿起电棒,按下开关。

滋啦滋啦的声音发出。

“这位大哥,我是真有事找天海若晴,麻烦你通融一下让我进去。”

“你小子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那就别怪我了。”说罢,保安电棒便是冲着张小凡的身子而去。

本以为接下来张小凡就会被电晕被保安丢出去,可事实却是张小凡握住了保安的手,然后对着他来了一个重重的过肩摔,将他摔晕。

“没想到最后还是要武力解决。”

张小凡无奈摇头就要转身进入天海家自己找天海若晴。

但就在这时,周围却是忽然冲出来一堆保安,他们都是被刚才的动静吸引过来的。

“上,把这小子抓起来!”

保安队长指挥到。

张小凡面庞一凝,既然避免不掉就只能强闯了。

就在张小凡打算动手时,一旁却是传来了一声娇喝。

“住手!”

一名花季少女从不远处走来,她脸上带着指责的神色,对着众多保安说道:“你们在干什么?这么人欺负一个少年,就不知道羞耻吗?”

她名为陈依依,乃是陪天海若晴从小长到大的贴身侍女。

“依依小姐,是这小子先对我们的人动手再先的,我怕他会对屋子里的人造成威胁,所以就打算先将他抓起来。”保安队长俯首恭敬一道。

虽然陈依依在天海家只是侍女,但她可是天海若晴的侍女,地位堪比管家。

“就算是这样,你们也不用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少年啊,这要是传出去别人要怎么说天海家?”陈依依教训道。

“是,我们知道了。”保安连连承认错误。

见状,陈依依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看向张小凡。

“那个少年,你是谁?来天海家干嘛?”

面对一个终于肯讲理的人,张小凡很是高兴,连忙将自己这次来杨海市的目标说出来。

“我叫张小凡,这次是来天海家商谈婚约的。”

“婚约?跟谁的婚约?”

陈依依眉头疑惑,记得他们天海家似乎没有几个人有婚约才对。

“天海若晴。”张小凡微微一笑。

但是他不知道,当他说出这句话后,在场的人都愣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

“你跟大小姐有婚约?”

对于这个上来就说要跟天海若晴商讨婚约的少年,陈依依是一脸错愕的表情。

“嗯,这一次我来杨海市就是来商讨婚约的。”张小凡点了点头。

陈依依一脸怪异的表情,毕竟任谁见到这样一个乡巴佬说要解决和天海若晴的婚约,谁都不会相信。

“依依小姐,我看这个家伙就是来搞事的,还是直接将他抓起来然后丢出去吧。”保安队长摇头冷笑着。

跟天海若晴有婚约?就他这样的土包子?

陈依依眉头皱着,似乎是在思考要不要听保安队长的话将张小凡赶出去。

“对了,我还有婚约的信物呢。”

张小凡从怀中掏出了一块老旧的玉佩来,这是张小凡小时候他爷爷给他的,说是他日后跟天海若晴结婚的定情信物。

“哈哈,就这样的破玉佩,去夜场的地毯上不知道有多少,也亏你敢拿出说是什么定情信物。”保安队长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依依小姐,现在已经明了,这小子就是来搞事的,我现在就将他丢出去。”

说完,他便是命令身旁的保安动手,将张小凡抓住。

张小凡见状,略有一丝不满,他本想心平气和的解决这个问题,但既然对方不讲理的话,那么也就别怪他出手了。

但就在保安队长打算动手的时,陈依依却是出手制止了。

“住手!”

陈依依目不转睛的盯着张小凡手上的玉佩,脸上微微诧异。

这块玉佩,她似乎在哪里见过,但是一时间却是想不起来。

“这块玉佩你能借我看看不?”

“好啊。”

张小凡递过去玉佩。

接过手后,陈依依的手掌传来了一股温热,这让她暗暗吃惊,她可是知道的,只有极品玉佩才有这种温热的触感。

“好像小姐那块玉佩也有这种温暖的感觉吧,等等……”

陈依依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脸难以置信:“小姐的玉佩也跟这块一模一样,而且小姐还经常抱怨说,这是她跟未婚夫的定情信物。”

“你真的是小姐讨厌的那个未婚夫!?”

陈依依指着张小凡。

她万万没想到,小姐时常抱怨在嘴边,厌恶的那个未婚夫竟然是一个这样的乡巴佬。

此言一出,保安队长等人瞬间傻眼了。

这个土包子竟然真的跟天海若晴有婚约!

“依依小姐,你会不会是搞错了?”保安队长问道。

“你这是在质疑我的眼光?”陈依依冷冷一道。

“不敢。”

保安队长俯首说道。

“既然你真的是小姐的未婚夫,那么就跟我来吧。”陈依依挥了挥手,意示张小凡跟上来。

走在花园的小道上,陈依依时不时好奇看着张小凡。

“没想到小姐的未婚夫竟然是一个土包子,怪不得他一直讨厌你呢。”

闻言,张小凡略微不满的辩解道:“我不土好吧。”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