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网评 > 正文

官场美妇跪趴 胯下吹箫&张伟刘玉兰

2019-09-03 14:42作者:admin

但第二秒钟,牛大根突然坏笑着摇了摇头说不,他等不及了。

有了那个,他又拥抱了刘玉兰,全然不顾正在喂养的婴儿,行动更加肆无忌惮……

稍倾,刘玉兰被安慰得混身酥麻,颤颤悠悠地把娃子送回摇篮里,慷慨褪去了身上的衣物,同牛大根一并往炕上躺去。

有史以来第一次,张伟看到了这个束缚,女人的优雅身材无法在他眼前盘旋,呵呵……

在张伟的秘密观察下,两人不知道事情的直接开始。

虽然牛大根看起来很厚,但其实是个没用的人。

只持续了十几秒钟,他颤抖着喘息着从刘玉兰下来。

四只脚瘫在炕上,仿佛筋疲力尽,看见张伟摇了摇头。

“你个娃子,眼睛怎么不规矩呢?”

张伟慌乱收回目光,连忙把一盒毓婷递给了刘玉兰,同时把昨晚的两罐奶粉顺势送给她。

刘玉兰本来已经走到了门口,突然又进来,脸色犹豫一番后:

“伟子,你以前当过妇科医生,嫂子有个事情想要问问你。”

刘玉兰自从生了娃子后,一直都有个困扰,胸涨得厉害,可是奶水却很少,想要问问这是什么情况。

张伟目光下意识就瞥向了她鼓鼓囊囊的胸口,告诉她:

“嫂子,看上去有奶水啊,如果奶少,这可能是堵塞了,问题不大,只需要让大根哥每天晚上……用嘴巴帮你那个一会儿……就能好了……”

一听到这里,刘玉兰眼里闪过一丝难为情的慌乱,随后弄咳了两声,红着脸叉腰起来:

“竟然说出这种办法来?”

“嫂子,我以前是专业的妇科医生,只有两种办法,一个是对胸部进行按摩,另一种就是用嘴巴的外力作用一下,嘴巴效果最好……如果大根哥不愿意帮嫂子,那我可以帮嫂子进行专业的胸部按摩……”

刘玉兰面红耳赤骂了一句:

“你是不是偷偷对嫂子胡思乱想了?怎么那边这么激动?”

“我没有啊。”

“没有?没有这里是怎么一回事?”

说完,刘玉兰竟然一步上前,手伸向张伟那边不客气按下去,一把抓住!

哇呀!

当刘玉兰抓住了张伟那边后,惊讶的叫了出来。

手上的触感让她仿佛触电了一般,竟然愣住了,难以想象的瞪着张伟。

手里面的反-应越加激烈,刘玉兰吓得连忙把手移开了。

文学

“你这憨娃子,这么大,哪个女娃娃被你糟蹋了,真的会要人命哦!说,你糟蹋了几个女娃子了?”

“嫂子,我还从来没有和女人那个过。你……要不然你让我试一下?”

张伟后腰处一处酥麻,壮着胆子说出了挑逗的话来。

“光天化日之下,太不要脸了!你说要是让人瞧见了,你嫂子我还要不要做人啊?”

刘玉兰耳根都发烫了,张伟竟然还是个瓜蛋子,那对女人得多饥渴。

“嫂子,现在是大白天,确实不方便,要不然我们晚上偷偷摸摸的来,我会让嫂子很舒服的……”

张伟目光死死盯着她鼓鼓囊囊的胸口,刘玉兰伸手就要打他一巴掌。

张伟躲过了这一巴掌。

张伟只好嘻嘻笑着说自己在开玩笑,刘玉兰这才绕过她,说要买散装的米,自顾自进入了小卖部里面的隔间。

隔间里面,刘玉兰正弯腰趴在大米筐上面,伸手进去舀米上来。

她屁股对准了身后的张伟,两瓣浑圆的翘瓣,看上去弹性十足。

一看就是实战的大利器。

薄薄的睡裙不时上下摇晃,里面一抹景色若隐若现……

张伟真的看呆了,要是能够从屁股中间……就好了。

半封闭的小空间里,张伟的邪念不停地蔓延滋生。

刘玉兰比她大不少,和比她大这么多的女人玩那种事情,肯定非常刺激。

他死盯着刘玉兰丰满的翘臀,一步步靠近她。

刘玉兰装好了五斤左右煮稀饭的珍珠米,起身让张伟称斤,完全没发现身后的异样。

她站直了身子,立刻就感受到了身后什么东西顶住了她。

一阵酥麻从腰间往全身扩散……

张伟浑身颤抖了两下,心里面暗自叫着好有弹性。

虽然隔着裤子,但是确实真实的贴着一起了。

刘玉兰整个人都愣住了,那东西让她一阵异痒难耐,难以描述的快乐,轻咬着嘴唇。

她扭头往身后看,正好和张伟炙热的目光撞到一起……

张伟控制不住了,从后面拉住了刘玉兰的手。

她的手细腻又柔滑,张伟像触电了一样,立刻缩了回来。

一袋子米掉落到地上,散落了一地。

这下子,两个人都失去了平衡摔到了地上,身体撞在了一起。

等张伟反-应过来的时候,刘玉兰高高的胸脯已经顶在了他的脸上,压着他的脸让他快要窒息。

哇!

他彻底失控了,根本没办法再忍了,什么都不管紧紧地抱住刘玉兰的身子……

熟女的体香,夹杂着一丝的奶香,不断钻进他的鼻子,张伟哪里受得了。

他像一头野兽一样,死死的抱着刘玉兰温热剧烈喘息的身子,双手粗暴的摩挲了起来……

这是他第一次摸女人的身子,简直亢奋到快不行了。

刘玉兰俏脸绯红滚烫,忍不住失控轻哼一声。

这哼哼声,让刘玉兰羞愧难当,自己咋能这样哼出来呢?

张伟立刻抓到了她的裙摆,往上一掀。

因为常年弄农活的缘故,刘玉兰的腰部纤细紧致,非常完美。

“我知道,大根哥满足不了你,嫂子……我来满足你好吗?”

张伟喘着粗气说。

“你这娃子疯了!咱们不能做这种事情,我比你大这么多!”

嘴巴上是这么说,但是刘玉兰被粗暴的双手不断探索,哪受得了这个?

她内心挣扎了片刻,自己确实好久没有真的享受过了,被这个娃子压在下面乱摸,身体竟然本能的想要。

太羞愧难当了,感觉自己就像个荡妇一样。

下一秒,脑袋里一片空白的刘玉兰,双臂紧紧环住了张伟的脖颈。

察觉到了刘玉兰的反应,张伟大喜过望,直接将刘玉兰抱起放在了一堆苞米上,然后伸手把她的裙摆往上推的更高,粗大双手扶住她的蛮腰,喘着大粗气迫不及待的压了上去……

“咚咚咚!”

“有人在么?”

就在意乱情迷之际,敲门声忽然响起,纠缠着的两人被吓了一大跳。

文学

刘玉兰彻底慌了,她一个结婚生娃的三十多岁女人,竟然和二十出头的后生在米筐上翻滚,这要是让人发现了,以后没脸在桂花村生活了。

门外的声音很熟悉,两个人都听出来是苏美玲的声音。

“怎么办?”

刘玉兰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张伟绕着头,随即连忙叫了一声,后门!

他马上带刘玉兰去后门赶紧逃走。

张伟看着刘玉兰狼狈逃走后,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返回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人,是十八岁的小姑娘苏美玲,长得很水灵,一张稚嫩青涩的小脸蛋,身材却很高挑,玲珑曼妙,皮肤白皙,她是个美人胚子,就像出水的芙蓉一样,让村里面的男人都垂涎三尺。

苏美玲是城里人,中专毕业后来桂花村小学支教教语文,已经来这里大半年了。

苏美玲出落得亭亭玉立。

“苏老师,怎么了?要买点什么?”

站的近了,年轻女人的清新体香,让人心旷神怡。

苏美玲眼神飘忽不定,谷欠言又止,好像很难为情的样子。

扭捏了半天,苏美玲随后问张伟:“你这,你这边有……有……卖避孕套吗?”

说完,她的脸已经红的像两团晚霞。

“啥?避孕套?”张伟完全愣住了,瞪大了双眼,怀疑自己听错了。

张伟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苏美玲买避孕套肯定是要和男人做那种事情,她的身子要给男人弄了吗?

“有吗?”苏美玲低着头羞涩的问着。

“有,有的……”

张伟慌乱进到隔间里面,拿了一盒杜蕾斯出来,交到了苏美玲的手里。

整个场面很尴尬,苏美玲则头低低的,非常的难为情。

看着她高挑匀称的背影,张伟吞了吞口水。

苏美玲真的胆子太大了,竟然来小卖部买避孕套。

要是能够弄苏美玲这女老师一次就好了。

……

时间来到了晚上十点,小卖部准备开门,突然门外火急火燎进来了一个人。

看清楚来人之后,张伟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

“伟子,涨得难受,奶水却很少,娃娃都吃不饱了,你得帮我看看啊。”

白天发生的事情,让刘玉兰原本打算不再理张伟这个色胚了,可是今天他回家奶娃子,发现奶水不足,越来越少。

晚上她再次喂完奶发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趁着牛大根去外村打麻将,来找张伟帮她看一下,村里人都知道,张伟以前可是大医院的专业妇科医生,找他比找其他人更管用。

张伟看了满脸焦急的刘玉兰一眼,干涩的笑着问:“嫂子,我不是和你说过了,是有奶水的,只是堵塞了,大根哥……有帮你了吗?”

刘玉兰的俏脸红了,浮现羞涩的神情。

“试过了,没什么用啊!”

“那肯定是方式不对!”

张伟以专业妇产科医生的姿态告诉刘玉兰,只要掌握了诀窍,吸一下效果立竿见影的。

刘玉兰不悦的说:“啥才是正确的方式啊?”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